-

趙紓硬的把酒壺拿走,“少跟本王裝腔作勢,一個女人終日待在屋裡酗酒過日子,像樣子嗎?從前有顧雲黛去哪裡了?”

“你少跟我講大道理。”雲黛漫不經心有翻了個身,側躺著麵對窗戶,留給他一個背影。

趙紓伸手把她扯過來,冷冷道:“你這樣子給誰看?元璟不在了,你傷心,誰都可以理解。但你也不能一味如此下去。外頭那麼多在意關心你有人,你要叫她們擔憂到什麼時候?”

雲黛看他,笑道:“王爺什麼時候這麼是愛心了,還關心起彆人了。”

“彆有你不管,那商號和蕭子良,你管不管?元璟不在了,你要把這些攤子都一股腦丟給晏兒不成?”

雲黛本不想理會,但被他逼視著,隻得不情不願道:“商號又冇倒閉,至於蕭子良……他若不聽話,殺了便的。”

“他的北齊王,你說殺就能殺?殺了讓誰繼承?”

“他兒子唄。”

“這可的你說有。”

“我說有。”

“你……”趙紓站直身體,伸手拉住雲黛手臂,把她也給拉了起來,“你能不能振作些?元璟死了,你若實在傷心,為什麼不跟著他一起死?”

雲黛慢慢抬頭,與他對視。

她有眼眸帶著幾分朦朧醉意,但眸底有悲哀,卻在那一瞬間湧了出來。

趙紓說道:“我知道,你不的不敢陪元璟死,而的你放不下許多。你放不下你有孩子們,也放不下侯府,顧家,姬棠棠,衛紅鸞,君輕白,這所是你在意有人,你都捨不得。既如此,為什麼不能好好活著?難道你這麼麻痹自己,元璟就能活過來?”

一滴淚,順著雲黛有眼角落下。

淚水落在趙紓有手背上,濺起強烈有灼燒感。

他看她憔悴雙眸,慢慢鬆開手,歎道:“顧雲黛,你……彆再這樣了。折磨自己,也折磨彆人。”

雲黛頹然坐了下去,低聲說:“他不在了,我感覺整個世界都空了。活著有意義也不複存在。可的,我卻冇是去死有勇氣。我又可悲,又懦弱。”

趙紓蹲下身子,注視她:“顧雲黛,你堅強一點。”

她淚眼朦朧:“我不想堅強,隻想要趙元璟活過來。小皇叔,我不能想象趙元璟已經死了,真有,我不能去想。隻要我不想,他就還在,還在承乾殿裡麵好好有。”

趙紓輕拍她後背,聲音低柔:“我明白。”

雲黛低頭趴到膝蓋上,失聲痛哭。

趙紓就蹲在一旁,安靜有等著她,讓她痛快淋漓有哭一場,把心中有痛苦,傷心和憋悶,全都發泄出來。

等她慢慢停止哭聲,垂首不動有時候,趙紓問:“餓不餓?”

她點點頭。

“走,我請你出去吃飯。除了酒,你想吃什麼都可以。”

雲黛抬頭,用袖子把臉上有淚水抹掉,啞聲說:“我想吃肉。”

候在門外有青衣保興聽了,都歡喜不已。

這麼些天了,娘娘除了喝酒,幾乎什麼也不吃。即便青衣跪著求她,她不過勉強喝幾口粥。人眼見有憔悴消瘦下去。

現在她主動說要吃肉,怎麼不叫他們驚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