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賀氏無法控製自己不去恨方喜妹。

她彆過臉去,語氣冷淡:“你趕著過來,是為了討好郡主的話,現在可以走了。”

“我是來看奶奶的。”

“看完就走吧。”

“奶奶,我……”方喜妹紅了眼圈,走到床邊,慢慢跪了下來,“奶奶變成這樣,都是我的錯。我罪該萬死,罪不可赦。奶奶要打要罵,妾身都受著。隻求奶奶能消消氣……”

“消氣?”賀氏冷笑,“打你罵你,便是殺了你,我的孩子能回來,我的腿能好嗎?”

方喜妹眼淚落下來:“我當時是真的急昏頭了,眼看著蓮蓮就不行了,想著奶奶畢竟中毒的時間晚一些,等皇後孃娘帶回來解藥,就好了。我真冇想過會造成這樣嚴重的後果。我真的知道錯了,我每天都吃不下,睡不好,心裡恨死自己了。”

她抬手扇自己耳光。

一下,又一下。

很快她的臉就出現一片紅色巴掌印。

賀氏皺眉:“你乾什麼?這樣子出去,彆人還以為是我打的你。你搶解藥,也是為了救自己的孩子,我雖怨你,但還不至於對你如何。你何必跑到我麵前來這副樣子?”

方喜妹滿臉淚水:“我對不起奶奶,我是個罪人,把奶奶害到如今地步,連孩子也不能生了,這都是我的罪過……”

賀氏愣住,盯著她的嘴,一字一句問:“你,說什麼?”

方喜妹兀自哭泣:“我真恨不得讓自己代替奶奶受罪……”

賀氏猛地吼道:“你剛纔說什麼?!”

方喜妹哆嗦了下,抬頭看她,神色畏縮:“奶奶您說什麼?”

“你憑什麼說我不能生了?”賀氏紅了眼睛,“我雖小產,隻要養一養便好了。你胡說八道什麼?難道你自己就冇小產過?”

方喜妹結結巴巴道:“這,這不是我說的啊。”

“是誰說的?誰敢嚼這樣的舌根子,我必然不饒她!”

“不是嚼舌根子,我親耳聽見夫君和母親說話……”方喜妹接觸到她的震驚眼神,慢慢垂下頭去,“我也是不小心聽見的,奶奶千萬彆說是我說的……”

賀氏原本略微紅潤的臉色,血色瞬間褪的一乾二淨。

她像是忽然失了魂,怔怔的看著方喜妹。

方喜妹心裡有點忐忑,小心翼翼說道:“奶奶,您怎麼了?”

賀氏的眼珠子動了一下,然後慢慢的,撥出一口氣,笑了聲,囈語般輕聲說:“原來是這樣啊。”

“奶奶……”

“出去。”賀氏聲音低低的,“你把想說的話都說完了,還賴在這裡作甚。我已經知道了,你滿意了。”

方喜妹咬咬唇:“奶奶,咱們畢竟算是姐妹,我不想讓你被矇在鼓裏。有些事,您還是得早些做打算。”

“什麼打算?”

“母親為了這事與夫君鬨的不可開交,逼著夫君休了您。可是夫君堅決不肯……母親便以絕食相逼。夫君也是左右為難。奶奶不要埋怨夫君。”

“休了我?”

賀氏低低的重複著,似乎已經麻木,連這個訊息也驚不起她半點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