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今連雲黛都避免說她胖,冇想到君輕白一見麵就說了。

蜜豆可不知道她也是女子,隻覺得這個男人真輕浮,心裡自然不高興,也不笑了。

如今的蜜豆在晏兒和淺兒他們眼裡,好歹也是姑姑級彆的。

她不高興,雲黛趕緊順毛兒。

“輕白是誇你好看,有福氣。你多什麼心呢?”

“真的?”

君輕白忙道:“真的。蜜豆姑娘天生福相,是很好看的。”

蜜豆心眼兒淺,也不記仇,聞言就笑起來:“我也覺得我有福,能跟在娘娘身邊專管做飯這件事。外頭多少人想胖還胖不了呢。”

“這是真的。”君輕白笑道。

“奴婢去廚房看看,還有一碗湯燉著。”蜜豆恢複了高興。

雲黛叫住她:“輕白的夫人懷孕了,你燉點燕窩粥來。”

“哎,奴婢這就去準備。”

蜜豆很自然的朝黎雁秋看了眼,轉身出去了。

黎雁秋也不惱,始終笑眯眯的,脾氣很好的樣子。

他雖是男兒身,但並不覺得被當作女人有什麼不好。

他很享受這樣。

坐到桌邊開始吃的時候,保興提著食盒進來,說道:“娘娘,這是顧二爺差人送來的,說是顧二奶奶親自做的君山那邊的口味,給娘娘嚐嚐鮮。”

“擺上來吧。”雲黛對君輕白笑道,“這是妹妹心疼你,給你添菜呢。”

君輕白笑道:“纔不是,她是給她嫂子吃的。”

到如今,君月夕還不知道自己最親的“哥哥”,是個女嬌娥。

雲黛問:“你這次要住在月夕那裡,肚子是瞞不住她的,你還不打算把真相告訴她嗎?”

君輕白道:“其實,我不想住在她那裡,打算租賃一套宅院的。她那裡也不是多麼寬裕的地方,兩個孩子呢。我再生一個,該多吵。”

雲黛道:“顧承寧家的宅子,可是五進五出的,你還嫌小。真是從小含著金湯匙長大的豪富貴公子。”

“她呀,還是有點不敢麵對妹妹。”黎雁秋彎著眉眼,溫柔笑道。

雲黛道:“我覺得,為了你們姐妹感情著想,你還是儘早坦白。你主動說,和被她發現,那可是兩碼事。”

“我也並不想瞞著她這件事,從前是因為她年紀小,怕她說漏嘴給外人知道。如今年紀越大,反而越發說不出口了。”

“你妹妹做了孃親後,性子比從前沉穩多了。你大可以說出來。何況她嫁給了顧承寧,大概是冇什麼機會回君山了。你也不必擔心她說出去。”

君輕白笑道:“娘娘說的是,晚上回去後,我會跟她說。”

哥哥變姐姐?

這份驚喜夠大的。

君月夕知道後,嚇的差點把手裡的小兒子給扔了。

君輕白與她長談到半夜,把過往的事情都與她說了,也解釋了扮作男裝的無奈和隱忍。

君月夕身為君家嫡女,加上容貌美麗,一直是眾星拱月般被寵著,無憂無慮的長大。她怎麼也冇想到,就因為比自己大幾歲,姐姐就要遭受這樣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