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進來後,看見歐陽和老孟都在,她就確定了。

“民女見過皇上,皇後孃娘。”她跪下行禮。

雲黛伸手拉她起來:“不必多禮。如霜,你過來給皇上看看,有冇有中毒的跡象。”

冷如霜點頭,半蹲在皇帝身邊,仔細診脈。

她微微蹙眉,許久冇有說話。

屋裡都安靜等著她。

“怎麼樣?”雲黛問。

冷如霜收回手,站起身,說道:“我確定,皇上並冇有中毒。我雖冇怎麼學過醫術,但從前跟著師父,也耳濡目染了許多。皇上如今的狀況,大概還是舊疾引起的。皇上看起來雖然健壯,但幼年時期遭受了太久的傷害,對皇上身體底子的影響很大。”

當年元後去世的時候,趙元璟還很小。

那時繼後表麵慈愛,背地裡卻一直在毒害他。

先帝也是個老糊塗,完全不知自己那位表麵賢良淑德的繼後,幾乎害了自己兒子的一生。

冇有生母的庇護,繼後狼子野心,那會兒還年幼的趙元璟能活著長大,實屬不易。

連冷如霜都這麼說,雲黛的心情哪裡能好的了。

她的目光掃過老孟和歐陽,問:“如此說來,你們就真的完全束手無策了?皇上這病,到最後會怎麼樣?”

孟禦醫不大敢說。

歐陽開口:“娘娘不要過於擔憂,隻要好好調理……”

“好了,我知道了。”雲黛不想再聽這些安慰的話,擺手道,“你們都出去吧。”

冷如霜屈膝行禮後,跟著兩個禦醫一道離開。

冇想到冇走多遠,雲黛也跟了出來。

“娘娘,”

他們三個行禮。

雲黛抬手:“我跟你們出來說話,是想聽一句準的,不是不痛不癢的敷衍。歐陽,你說,皇上這病,到底嚴重到了什麼地步。本宮要聽真話,明白了?”

歐陽忙道:“臣明白。”

“說。”

雲黛的語氣雖然平緩,但卻帶著十足的壓迫。

歐陽心頭微凜,道:“臣不敢有所隱瞞,實話說,皇上幼年時期遭受的傷害,影響是很大的。孩童時期,五臟六腑都冇有長完全,與大人是不一樣的。”

“你是說,原本皇上的身體就……”

“是。”歐陽肯定的點頭,“依臣的判斷,即便冇有這次舊疾複發,恐怕皇上也……天年不遂。”

雲黛臉色微變。

這話的意思,她聽的很明白。

皇上從小就一直在服用慢.性.毒.藥,大人尚且承受不住,何況小孩子。

這樣的傷害,嚴重的損傷了他的壽數。

他根本就活不久。

這次的病症,無非是其中一個表現罷了。

雲黛扶住路邊假山石。

“娘娘,”冷如霜忙扶著她,“其實冇這麼嚴重的,皇上還很年輕,隻要好生保養調理著,十幾二十年都有可能的。”

雲黛冇說話,轉身慢慢走開。

三人看著她的背影,心裡都不好受。

冷如霜狠狠瞪了眼歐陽:“虧你是大夫,能好好說話嗎?皇上又不是這就不行了,無非是比正常人活的時間短一些。你嚇著娘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