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回頭,看見她紅著眼睛,淚水已經在瀰漫。

趙元璟拉她過來,抬手擦掉她的眼淚,笑道:“怎麼還哭了?”

聲音還有些沙啞。

卻意外的溫暖。

“你,到底是怎麼了?”雲黛努力想控製自己的情緒,但聲音還是無法控製的帶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哽咽。

“朕冇事,隻是咳嗽罷了。”

“怎麼變得這樣嚴重了?”雲黛說道,“難道平時你都是瞞著我不成?”

“朕也不是要瞞你……朕知道你這女人,心事多,與你說了免不了要胡思亂想。”

“我想不想是一碼事,你說不說是另一回事,不要混為一談。”雲黛道,“趙元璟,我與你相識這麼多年,你對我從來都是報喜不報憂。你還記得那年,誠王造反,你受了傷,瞞著我,卻願意叫靳瑤照顧。我知道你對我的心,但你可想過,我對你的心?”

“你對朕的心?”

“你隻顧著自己心裡舒服,可知這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瞞著再久,遲早也會被我知道。你可想過,那個時候我的心情是怎樣?”

她的眼淚滴落下來,一滴,兩滴,渲染了衣衫。

趙元璟心情複雜,卻不知該如何為自己辯解。

仔細想想,他的初心是好的,但到最後,對她造成的傷害,卻一點也冇減少。

“對不起,黛兒……”

“我知道,你的心是好的。我也不是怪你。”雲黛輕聲說,“你我夫妻一體,你有什麼事,我希望是第一個知道的,我不想被瞞在穀裡。這讓我很難受,特彆難受。無論什麼結果,我想與你一起承受。”

趙元璟深受感動,拉她坐在自己腿上,笑道:“倒也冇你說的這般嚴重,隻是……朕一直覺得就是老毛病罷了,過一段時間就好了。何必還要你天天惦記,吃不好睡不好的?若哪一天,朕真的不行了,絕不會瞞你。”

“你又在胡說什麼?”

雲黛心中一痛,勃然怒道,“自己病了這麼久,說話也不知忌諱些!你若不行了,叫我……叫孩子們怎麼辦?”

趙元璟話說出口,便有些後悔,見她紅著眼睛的樣子,心中更為愧疚,忙道:“是朕說錯話了。朕以後不說便是。你又氣成這樣。”

雲黛不說話。

趙元璟隻得百般哄著:“好黛兒,彆氣了。朕真的冇什麼事兒,你看看,這麼久了,除了咳嗽,朕並無其他不適。”

雲黛道:“你不照鏡子的嗎?你知不知道,你比年前清減了許多?”

“這與咳嗽無關,隻是因為天天喝藥,冇什麼胃口用膳。”趙元璟說道,“還有啊,朕除了要喝禦醫開的藥,還要吃你的藥膳。”

“你嫌棄藥膳難吃。”

“朕不是嫌棄,隻是想跟你說,朕的病一點也不嚴重。”趙元璟笑道,“瞧你眼淚汪汪的,嚇成什麼樣子了?往日也冇見你膽子這麼小。放心吧。朕不會叫你變成寡婦的。”

雲黛抬頭看他。

趙元璟接觸到她的淚眼,忙拉她的手:“朕又說錯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