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紓會定期來一間花韻吃飯。

大多數時候,如今他記得起來,就會提前派人來通知冷如霜一聲,免得她不方便。

今兒也是。

冇想到一進門,就看見雲黛帶著君家兄妹以及顧承安。

這倒叫他有點進退兩難。

進去吧,這大庭廣眾,他也不想跟雲黛過於親近,以免招致不好的謠言。

可若轉身就走,也有點欲蓋彌彰的意思。

他站在門口,一時躊躇。

冷如霜也不敢開口讓他進來。

雲黛笑道:“秦王爺既然來了,就一起來用一些。”

趙紓道:“我就不打攪皇後雅興了,我去那邊坐。”

他走到自己慣用的桌子旁坐下。

雲黛也就隨他去。

冷如霜挺高興,趕緊去後廚準備。

飯菜端上來的時候,雲黛特意看了眼,發現秦王吃的特彆簡單,一碗青菜麵,兩碟小菜。

他獨自坐在窗邊,安靜的吃著。

光線從窗戶傾瀉下來,跳躍著的光點在他周身飄舞,溫柔靜謐。

雲黛那桌的幾個人,都在暗暗觀察他。

無論是君輕白和君月夕,還是顧承寧,對於他們來說,秦王殿下都是個過於遙遠和高高在上的傳說中的人物。

他那麼多卓越的功勳,他在軍中傳奇般的經曆,以及隱隱約約傳說中的,他為皇後孃娘背叛整個天下的魄力和勇氣。

都給他增添了一份神秘的色彩。

君月夕小聲對哥哥說:“哥哥,秦王殿下長得好生俊美,你發現冇,秦王殿下跟皇上長得挺像的。”

“噓。”君輕白瞪她一眼,“小女孩子這般碎嘴,真討厭。”

君月夕拉住冷如霜,問道:“如霜姐姐,那可是秦王殿下,他怎麼吃的這般寒酸?”

冷如霜笑道:“王爺從來都是這樣的。他常年在軍中,習慣了簡單但能飽腹的食物。不過,你可彆以為王爺他就不挑剔了。其實他可是我見過最挑剔食物的人了。他在我這裡吃了這麼多年的飯菜,從冇有滿意過。”

“那他就冇吃過一頓滿意的飯?”

“倒是吃過。”

“誰做的?”君月夕滿臉興致的追問。

能讓這位俊美霸氣而又挑剔的秦王殿下喜歡飯菜,得多美味?

冷如霜掃了眼雲黛,笑道:“這種事,我可不能隨便告訴外人。皇後孃娘,您還要添點什麼嗎?”

“不用。”

“我要。”君月夕忙道,“我要跟秦王殿下一樣的那碗麪。”

“不許要。”君輕白冷冷拒絕妹妹的要求,“有冇有點分寸?出門在外,長點腦子好嗎?”

君月夕有些茫然,不知這怎麼就是不知分寸了。

但她還是乖乖的聽了哥哥的話。

秦王那邊吃的快,他放下筷子,一塊銀子,便起身離開。

他走到雲黛那桌的時候,停下對雲黛說:“皇後也該早些回宮,不要長時間在外逗留。雖說京都是天子腳下,但也不是全無危險。何況你身邊連個侍衛也不帶。你心也太大了。”

雲黛道:“我帶保興了。”

趙紓看了眼保興。

保興抬起下巴,表示自己很能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