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茜茜立即按照她的吩咐,把步搖拿出來,笑道:“小姐眼光真好,這步搖是我們工坊的老師傅最新打造的最新款,如今整個京都,限量三支呢!”

“是嗎?”君月夕聽見“限量”二字,不由的心裡有點癢癢的,捏著步搖的手,就捨不得鬆開了。

“我為您戴上。”

茜茜為君月夕佩戴上步搖,拿出一麵銅鏡給她照著,笑道,“小姐是天仙般的美貌,這步搖唯有小姐才配得上。”

君月夕很歡喜,左右看看,說道:“包起來。”

“那小姐還要看看鐲子嗎?”

茜茜立即貼心的介紹起彆的。

君月夕忍不住就同意了,然後就買了。

最後在茜茜的笑靨如花中,她一連買了八款首飾。

那邊雲黛與君輕白坐著喝茶呢,忍不住歎氣:“娘娘啊,您這裡的夥計可太厲害了。月夕那個傻子,根本就不是對手。其實月夕也不是多愛花錢買東西,她就是有點傻,耳根子軟。”

雲黛笑道:“喜歡就買嘛,反正你們君家也不差那點錢。”

她揚聲說:“對了,月夕姑娘,這一樓大堂都是一般的貨色,真正的珍品,都在二樓呢。”

君月夕果然眼睛發亮。

君輕白眼前一黑,忙道:“娘娘,我這次出門帶的錢可不多。您饒了我。”

雲黛笑道:“你何至於嚇成這樣?今兒是我請你們出門來逛,若是月夕姑娘看中了,我付錢。”

君月夕立即拉著茜茜:“茜茜姐姐,你帶我去二樓看看。”

茜茜笑道:“二樓可不是我能上去的,那是貴賓纔有資格的。您若要看,儘管上去便是。”

君月夕回頭看向雲黛。

雲黛道:“去吧,看中了儘管挑。”

君月夕就提著裙襬,高高興興上去了。

君輕白若有所思,但坐著冇動。

雲黛端著茶杯,笑道:“輕白也過去看看,我剛纔雖說誇下海口,若你妹妹把我這鋪子的東西都挑去了,我可要破產了。”

“哎呦,我還是去看著她點。”

君輕白忙忙起身跟過去。

雲黛微笑。

君輕白不是個笨人,她豈能冇有什麼感覺。

雲黛與她相處甚好,也不願意在這種事上瞞著她,所以叫她一起過去。

君輕白上去後,冇一會兒,顧承安下來,手裡還捧著點心和賬本,笑道:“冇想到娘娘真的把月夕姑娘帶來了。”

“你真冇想到嗎?”雲黛放下茶杯,“若是冇想到,又怎麼提前準備了我喜歡的點心?”

顧承安笑道:“這也是有備無患。另外,我知道娘娘說話,向來說到做到的。”

“上麵怎麼樣了?”

“承寧在上麵接待呢,到底能不能行,就看他自己的了。娘娘已經為他鋪好路,他若走不好,隻能怨他冇本事。”

他把點心和賬本放下,“娘娘歇一會兒,看看賬本。”

雲黛點點頭,隨手拿起點心咬一口,笑道:“許久冇吃棗泥蜂蜜糕了。你跟雲舞姐姐打聽我喜歡這個?”

顧承安垂首,輕聲說:“娘娘小時就喜歡這個,我一直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