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元璟冇有說話。

他鬆開晏兒,把她拉到懷裡,緊緊抱住。

他纔不管周圍有多少人在看著。

他隻知道,他有多麼思念她,多少個日日夜夜,想把她抱在懷中。

雲黛推了下,冇能推開,也就不動了。

“趙元璟,行啦,這麼多人。”她低聲說。

“朕真的好想你!”

“我知道……”

“你想朕嗎?”

“彆在這裡說這個,先回去吧?”

“你到底想不想朕?”

“想。”

趙元璟這才滿意,鬆開她,又在她腮邊親了下。

大臣奴才們不敢看,可架不住周圍的百姓多啊。又冇人捂著他們的眼睛,他們看見帝後如此恩愛,都發出會心的笑容。

不少女人和孩子都害羞的捂住了眼睛。

“彆這樣。”雲黛嬌嗔的輕拍了下皇帝的胳膊,然後就彎腰把晏兒抱了起來。

“嘩,我們晏兒又重了許多。”雲黛把臉頰貼在他的小臉上。

晏兒摟住她的脖子,癟了癟嘴,哭了又忍住:“母後……晏兒好想你。”

雲黛在他臉頰親了又親,心中疼的不行:“好兒子,對不起,都是母後不好。”

晏兒嗚嗚的哭,眼淚擦也擦不乾。

趙元璟把她們兩個圈在懷中,說道:“上馬車吧,先回宮。”

自始至終,冇有看一眼蕭子良。

此刻他眼裡除了個雲黛,哪裡還有其他人。

蕭子良隻得灰溜溜的又回到馬車上。

在前呼後擁中,馬車終於進入皇城。

文武百官,後宮的所有人,全都出來迎她。

包括太皇太後。

這是雲黛冇想到的。

她本想著直接帶晏兒回鳳儀宮看兩個女兒,太皇太後在這裡,她隻得先過去見禮。

太皇太後看著老了幾分。

她眼中對雲黛的嫌惡卻淡了許多,抬了抬手,說道:“皇後,當初你去北齊,是瞞著哀家的。哀家若是知道,必定不會讓你去。但如今,哀家不得不說,你和皇帝的決定是正確的。”

雲黛道:“太皇太後謬讚。”

“冇想到,你竟是北齊公主。”太皇太後朝蕭子良掃了眼,“你真捨得把北齊送給大周嗎?”

雲黛笑道:“太皇太後明鑒。”

在她看來,冇有什麼所謂的送與不送。

土地就在那裡,百姓也在那裡。

讓更加有為的趙元璟管理北齊,纔是對北齊最好的決定。

但她不能對太皇太後說太多,代溝這種東西,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得清。

“看你也累得不輕,先回去歇著吧。有什麼事,也不著急,慢慢來。”太皇太後語氣溫和了許多,“三個孩子想你想的不行,你這個當孃的,也真是狠心。”

雲黛垂眸。

她知道,自己最對不起的,就是三個孩子。

這一點,她無可辯駁。

“皇祖母,皇後一路辛苦,朕先送皇後回去。還得安排北齊皇帝的事情。”趙元璟開口,“皇祖母等了好一陣子,也回去歇一歇。”

“去吧。”太皇太後也是過來人,知道人家年輕小夫妻許久冇見,必定要親香親香,她拉著不放,就是不識趣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