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衛錦泰心情放鬆,發現了一旁騎鹿的少女。

少女裝扮質樸,純潔如雲。

騎鹿的少女也偏頭,漆黑的眸子也正打量衛錦泰。

“阿泰,這是姬棠棠,姬文淵的妹妹,九黎族的少族長。”雲黛見此,為他們介紹,“棠棠,這是阿泰,我們的侍衛。”

“你像一隻小狼。”姬棠棠犀利的指出衛錦泰的特點。

衛錦泰說:“你像一隻狗。”

雲黛黑線。

阿泰,你這樣是要注孤生的。

誰知姬棠棠並不生氣,指了指瓜瓜,說道:“我喜歡狗。”

“是的,狗很好。”衛錦泰神色嚴肅,“你去哪裡?”

“我……不知道,隨便走走。”

“不如到我們大周?”衛錦泰提議。

姬棠棠眨巴大眼,狐疑看向雲黛:“雲黛,你說你是北齊人。”

雲黛頓時尷尬了。

姬棠棠卻也並不生氣,笑眯眯道:“聽說東周溫暖富庶,我去看一看花紅柳綠,可好呀?”

“腳長你身上呢,你願意去哪兒便去哪。”

“那我就去東周。”

“你不去看你哥哥了?”

“要看的。”姬棠棠認真的說,“你答應我,要帶我去十全鎮看我哥。”

“姬棠棠,你知不知道,人家說話不一定都當真的。”

“我就當真。”姬棠棠漆黑大眼看她,“你帶我去嗎?”

“不去。”

“雲黛。”

“什麼?”

“你耳朵上帶的那對鈴鐺,我好像在哪裡看過。”姬棠棠忽然說。

雲黛與趙元璟對視一眼。

“你真的看過這個?”雲黛指著自己的耳朵。

“看過的。”姬棠棠四平八穩的說,“我不是你,我不會撒謊的。”

“在哪裡?”雲黛急問,心砰砰直跳。

尋找老道許久也冇有訊息,如今卻在這遙遠的北方得到了線索,她如何不驚,不喜。

姬棠棠把嘴鼓成了一個包,嘴巴撅成了一朵紅色的花。

“不說。”她說,“你總是騙我。除非你帶我去見我哥,我才告訴你。”

“去去去,這就去!”雲黛立即說。

姬棠棠的臉上露出綻放笑容:“雲黛,其實你蠻好的。咱們走吧?”

“走,現在就走。”雲黛仰臉問趙元璟,“去嗎?”

“去。”趙元璟單手握住韁繩,一手摟著她的腰身,凝眉片刻,說道:“難道說,這鈴鐺與九黎族有關?”

“去了十全鎮便知。”

一行人返回十全鎮。

姬棠棠撲到姬文淵身上,歡笑道:“哥!”

姬文淵把她扒拉下來,袖著胳膊,笑吟吟道:“妹啊,你這是找到了好心的有錢人?”

“就是她。”姬棠棠抬起瑩潤纖白的手指,指著雲黛。

姬文淵笑容可掬:“原來是你呀。我昨天便認出你是個姑娘。這兩天十全鎮迎來不少貴客,個個出手大方。我可太高興了。”

趙元璟取出一張銀票給他,說道:“我再大方一回,跟你買一個訊息。”

“呀呀呀!”姬文淵喜悅,“貴客請說。”

雲黛上前一步,把耳朵上的鈴鐺給他看,“你認識這個嗎?你妹說她見過。我知道你收錢不會賣假訊息,所以花錢問你,請你務必知無不儘。”

------題外話------

晚安,明早會補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