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怔怔看著他。

趙元璟張開雙臂,似笑非笑道:“還等什麼?”

雲黛的身子一下子放鬆了。

雪又繼續飄灑向大地。

她一頭撲進他懷中。

趙元璟收攏雙臂,緊緊抱住她,這兩個月來的擔心和思念,終於落下塵埃。

黎娰和姬棠棠站在門口,安靜看著他們在雪中相擁。

“真酸。”黎娰轉身回屋。

姬棠棠把頭靠在門框上,粉白的麵孔上露出幾分癡然。

屋裡頭忽然傳來一聲驚喝,黎娰又奔了出來,一臉不可思議的瞪著趙元璟:“那個男人,你怎麼進來的?”

趙元璟把自己的鬥篷展開,把雲黛裹進去,這纔不緊不慢的回答:“騎馬進來的。”

“胡說八道,我九黎族,豈是外人可以隨意進出?”

姬棠棠讚同點頭:“這裡是我和母親住的地方,外頭還有許多族人,有陷阱無數,還有族人時刻守衛。”

雲黛忙摸摸趙元璟隔壁腿兒,問:“你可有受傷?”

“冇有。”趙元璟渾不在意,“不過是幾個小陷阱,我一眼便識破。”

“那這裡的族人呢,怎麼讓你進來?”

“我給他們錢了。”趙元璟眨巴了下丹鳳眼。

“這幫混賬。”黎娰捂臉。

雲黛噗嗤笑出聲。

這九黎族,從上到下都是貪財的呀。

姬棠棠有點臉紅,垂著小臉,一下一下摸著小狗瓜瓜的肚子。

趙元璟擁著雲黛,說:“黛兒,先離開這裡,路上再慢慢說吧?”

“好。”雲黛冇有異議。

姬棠棠舉起手:“帶上我,我也要去十全鎮。”

“你不許去!”黎娰沉下臉,“你有錢嗎?”

“我有。”雲黛舉手,“我可以幫姬棠棠付錢。”

黎娰明豔的麵孔上露出一分意味不明的笑容:“小丫頭,你要把我九黎族的聖女帶走?”

“聖,聖女?”雲黛被這個名號驚呆,不由看向姬棠棠。

趙元璟抬手把她頭上的雪拍掉,笑道:“黛兒彆怕,九黎族所謂的聖女,也就是下一任族長繼承人。她們的族長是世襲製的,都是女子擔任。這是她們特有的風俗。”

“她們的聖女不能隨意離開嗎?”雲黛小聲問。

“當然可以。”趙元璟從袖中取出一張銀票,“黎娰,這是一千兩銀子。你女兒想去看望哥哥,可以嗎?”

黎娰走過來,接過銀票看了眼,神色凝重。

雲黛幾乎以為她要當場發火的時候,她忽然說:“可以。”

雲黛:“……”

姬棠棠歡呼。

“瓜瓜瓜瓜,我終於救到了一個有錢的好心人!”她舉著小狗又蹦又跳。

雲黛忍不住開始懷疑,這個鴨子般叫著的姬棠棠,是不是天天在雪地裡轉悠,就為了救一個快被凍死的路人,然後求人家出銀子給她的財迷娘,帶她出去玩?

極品。

一家子的極品。

但雲黛現在無暇去管這些。

她把臉埋在趙元璟懷中,雙手環繞摟住他的緊緻腰身,心中的喜悅和快樂,開成了一朵一朵的小花,在雪中跳躍,濺起無數冰瑩璀璨的微光。

------題外話------

今天出門回來晚了,先更這些,待會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