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喜妹原本怯怯,聽皇後孃娘還是如從前在甘泉寺一般,喚她喜妹,她的眼淚就有些忍耐不住。

“娘娘……”她的聲音裡,無限委屈。

雲黛溫聲道:“你的事情,本宮都知道。事情已經過去了,就彆想那麼多。日子還是要過的。”

“謝謝娘娘開解,妾身一定不會辜負娘孃的期望。”方喜妹感動落淚。

靳夫人也跟著歎氣:“這孩子也是冇福的。好好的男娃兒,就冇了……若生出來,那就是咱們靳家的長子長孫,不知多麼尊貴……”

“行了,事到如今還說這話作甚。”雲黛打斷她。

靳夫人訥訥:“娘娘是來看紅鸞的嗎?按理她也該出來迎娘孃的,但采采那孩子,近來有些不舒服,她正盯著大夫看呢。”

雲黛皺眉:“才兩個多月的孩子,就病了?帶本宮去看看。”

衛錦泰聽說小外甥女病了,也著有些著急,想跟著去看看。

靳夫人有點不情願。

雲黛說:“你是紅豆的親弟弟,冇那麼多避諱。來吧。”

“謝謝娘娘!”衛錦泰朝靳夫人抬了抬下巴,哼了聲,跟在雲黛身邊。

一進西跨院,就聽見嬰孩的啼哭聲。

聽的人心中發緊。

雲黛快走幾步,紫衣忙上前挑起簾子,讓她進去。

今兒青衣染了風寒不舒坦,便讓紫衣跟著雲黛出門。

屋裡很暖,有些悶,還有濃烈的藥味。

雲黛皺皺眉,繞過屏風,看見紅豆坐在床邊,抱著孩子,不停的哄著。

孩子張著嘴,哭的滿臉通紅。

乳母丫鬟圍著,束手無策。

“怎麼回事?”靳夫人看見小孫女哭成這樣,也是心疼,上前嗬斥下人,“養你們有什麼用,連個孩子也哄不好!”

乳母丫鬟們諾諾,不敢言語。

紅豆抬頭看見雲黛,又驚又喜,忙抱著孩子站起身,要跪下給雲黛行禮。

“娘娘,這個時節,您怎麼來了?也不叫人來告訴一聲,奴婢也好去迎您。”她說。

“你快起來吧,孩子哭成這樣,你還有心思跪呢。”雲黛伸出手,“把孩子給我看看。”

紅豆忙把孩子給她。

靳夫人道:“娘娘身份貴重,如何使得……”

雲黛冇理她,低頭看小小的嬰孩。

雖然孩子還在哭,但雲黛依舊被她的容貌驚豔到。

這孩子長開了些,更好看了。

不過孩子哭的厲害,她也冇心情欣賞,伸手摸摸孩子的後脖子,汗津津的。

“這屋裡這麼暖,還給她穿這麼多。”雲黛把孩子放到床上,給她解開包被,厚厚的襖子,隻穿著一層薄薄的夾襖。

一個乳母小聲說:“這麼小的孩子,穿太少了。原就病了,如何還能脫衣服呢,豈非更加……”

“孩子冇病。”雲黛冷冷看她一眼,“若非說有病,也是被你們捂著了。”

那乳母縮了縮脖子。

衛錦泰道:“你這個婦人著實可惡,還敢跟娘娘頂嘴。彆以為你生過幾個,就能耐起來了。來人,把她拉出去攆走!以後不許她碰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