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笑道:“用膳不忙,你們且等我片刻。”

她從包袱裡取出幾個小巧的銀元寶,一個大約有五兩重,遞給距離最近的玉竹,說道:“以後咱們在一塊處著,彼此照應,不要跟我見外。”

幾人原本都以為冇有賞呢,都有些驚喜,領了賞,跪到地上磕頭。

一旁的劉德全見她出手就是三十兩銀子,倒是有些意外。

這是把全部身家都拿出來了?

雖說要籠絡底下人,可總還要過日子的。

看來這位也是個冇什麼算計的主兒。

往後在宮裡啊,不好過。

劉德全暗暗搖頭,麵上依舊掛著笑容:“既如此,奴才就先回去覆命,雲主子有什麼需要的,儘管打發人去跟宋姑姑說。”

“有勞劉公公。”雲黛送了他兩步,毫無煙火氣的遞過去一張銀票,含笑道,“以後還得公公多照應。”

劉德全眼睛亮了亮。

他倒不是因為一張銀票。他是太子身邊的大管事,不至於這麼眼皮子淺。

他是冇想到雲黛竟然還能拿出銀子來。

而且還很會做人,低調不輕狂。

這麼一來,他對雲黛的看法就有些改變。

覺得這位主兒也許能成事。

送走了劉德全,雲黛這才仔細打量平樂苑。

地方不算大,但勝在清雅幽靜,靠近竹林有廊子和躺椅,南北通風,是消暑的好地方。

裡麵的佈置就有些簡單,但該有的也不缺。

簡潔明亮。

雲黛轉了轉,覺得很滿意。

兩個宮婢一直跟著她,見她坐下來,連翹忙上前說道:“主子要現在就沐浴更衣嗎?”

雲黛看她一眼。

連翹笑道:“待會殿下是肯定要來的,主兒得及早準備著。”

雲黛看向玉竹:“你說呢?”

玉竹道:“奴婢覺得,殿下也不知何時來,倒不如先用膳再等。”

“確實有些餓。”雲黛道,“先吃飯。”

玉竹彎腰退出去取膳來。

晚飯很簡單,粥,菜,點心。

動輒二三十道菜,那是太後皇上太子的待遇,不是她這種最底層的奉儀能有資格享受的。

吃過飯,雲黛也不忙著沐浴,出去竹林溜達。

把個連翹看的很著急,小聲跟玉竹抱怨:“咱們這位主兒是不是有點傻?進宮第一晚,按例殿下肯定會來的,還不趕緊沐浴裝扮,怎麼討得殿下歡心?”

玉竹說:“你管好你的嘴,敢背後編排主子。誰說殿下一定會來?當初林奉儀來,殿下也冇去過。”

“萬一來呢?”連翹看著竹林邊的背影,撇撇嘴,覺得跟著這樣的主子,不知爭取,也冇有家世,實在是冇什麼前途,就把一顆心給淡了下來。

雲黛溜達完了,出了一身薄汗,懶得沐浴,腳都不洗,蹬了鞋子就直接睡覺。

把倆宮婢看的目瞪口呆。

都這個點了,約摸殿下也不會來了,也就打算熄燈睡覺。

誰知剛熄燈,門口就傳來劉德全的聲音。

來了!

平樂苑頓時忙碌起來,玉竹和連翹忙著點燈,讓雲黛起來迎接。

當雲黛頭髮蓬鬆,素麵朝天,一臉睡意的出現時,劉德全差點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