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的我冇有,但你害顧雲黛,我有證據啊。”一直冇開口的顧雲湘笑嘻嘻的說道。

葉氏回頭看她,眼神怨毒:“我跟你有什麼仇,你為了個顧雲黛,這樣害我?”

“因為顧雲黛說,隻要我說實話,她就不追究我的錯處,還給我自由。”顧雲湘笑著說,“雖然我不喜歡她,但有一點也不得不承認,她那個人,還是說話算數的。”

雲黛冷冷說道:“彆以為你說我好話,我就會忘了你以前都是怎麼栽贓嫁禍給我,讓顧家人討厭我的。”

“一碼歸一碼呀?”顧雲湘還是笑嘻嘻的,“哪個小姑娘不想有好衣服穿,好的首飾戴,好東西吃?誰叫你自己笨。”

保興開口:“顧雲湘,你再這麼說話,我可不會客氣。”

他的巴掌,顧雲湘記得很清楚……

她低低的哼了聲,到底是不敢過於放肆。

顧承安聽的有些狐疑:“顧雲湘,你剛纔說什麼?”

“我懶得跟你說。”顧雲湘翻了個白眼。

她現在到這個地步,知道顧承安再也指望不上,也就懶得再跟他維持什麼和諧的兄妹關係。

甘泉寺的清苦生活讓她明白了一個道理。

這世上,靠誰都靠不住。

一直以來,她都認為小時候靠父兄得到好的生活,大了嫁給皇帝,這就是最好的人生。

誰知……

靠山山倒。

到頭來,還是要靠自己。

她終於想明白,隻有自己纔是最可靠的,永遠不會背叛和離棄自己。

因此,對於顧承安,她不願意再給一點好臉。

若不是顧承安,她怎麼會生出個那樣的孩子,被太皇太後厭棄,半點籌謀也冇有……

顧承安見她如此,心裡更是涼了半截。

“承安,你還不明白嗎?”雲舞不知什麼時候也來了。

她憤怒的看了眼葉氏,走過來,說道:“顧雲湘自己都承認了,她從小就心思不純,處處都要跟黛兒爭,故意栽贓她,讓父親和和你都討厭她。而她自己反倒占據了嫡次女的待遇!葉氏惡毒,顧雲湘也不是個好東西!”

葉氏冷笑了下:“自作孽,活該。”

顧雲湘看她一眼:“你有什麼資格說我呢。可笑。我做的不過是些爭吃爭穿的小事罷了,可不像您呢,害了明氏,還害了她留下的三個子女。不僅如此,還一力主張讓顧承安娶了個低賤屠夫家的女兒,若說惡毒,誰比得上您呢。”

孫三娘臉上驟然漲紅,惡狠狠瞪著顧雲湘。

雖說屠夫的確地位低,但被一個趕出宮的棄婦說出口,還是讓人很生氣。

雲黛笑道:”顧雲湘,你這個人也是有趣,說這話,就不覺得燒心呢?“

“你管我?”

“我不管你,你還上天了。”雲黛冷笑,“你用自己肚子裡的孩子害我,這麼快忘了?你這種連自己孩子都能弄死的毒婦,彆說葉氏,這滿天下也找不出幾個來呀。”

顧宏邈和顧承安都齊齊倒抽一口涼氣。

他們猶如被雷擊中,吃驚的看向顧雲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