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委婉的請人走。

皇後也不是他生母,麵上一直是客客氣氣的關係,太子攆她走,她也隻得站起身,笑道:“雖然這姑娘不是顯貴的身份,但你是太子,不要做出讓言臣置喙的事情。明兒就去稟了皇上吧。可憐見的,好歹給個名分。”

趙元璟眉尖輕挑,朝雲黛掃了眼,說道:“兒臣,遵母後懿旨。”

皇後領著人走了。

也是放心不少。

隻是一個有些姿色的平民女子,太子要也就要了,能翻起什麼浪。

很快,消除就傳出去了。

太子抱回去的確實隻是個漂亮的小宮女,冇什麼稀奇的。

雖然這行為有些不好看,但也安慰了不少人。

起碼咱家太子是正常的男人。

等第二天傳到前朝,說不定還會讓許多老大臣老懷寬慰一下,留下幾滴激動的淚水,然後一起憧憬著東宮子嗣誕生的若乾可能性。

這都是後話了。

此時此刻的陳側妃和林奉儀就已經淚流滿麵了。

“真的嗎?”陳側妃再三確認,“你聽清楚了,真的是廚房做飯的廚娘?”

心腹宮婢使勁點頭,差點把脖子折斷:“奴婢聽的一清二楚!不僅奴婢,昭華殿裡裡外外的都瞧見了。皇後孃孃親自來的呢。”

陳側妃仔細回想小廚房裡的人:“廚房裡哪有長得像樣的?”

芸豆是不錯,不早死了嗎。

還有一個紅豆曬的黑漆漆一臉粗糙,雖然五官端正也引不起什麼注意。

彆的年輕的,就剩一個蜜豆了。

長得倒是有幾分討喜,可胖胖的傻兮兮的隻知道吃。

爺竟喜歡那種貨色?

心腹宮婢說:“都不是,是那個新來的,叫什麼小雲?”

陳側妃腦子裡立即浮現出那個容貌普通甚至有些難看的廚娘。

對她的印象,陳側妃就覺得做菜確實挺好吃,很對她胃口。

還有她曾經噁心了林奉儀很多天,也讓陳側妃很滿意。

“她長成那樣,不可能。”陳側妃怎麼也不信。

“我的主子唉,咱們竟都被騙過去了。”宮婢憤憤不平,“我可是看得清楚,那女人長得一點都不醜。她平時竟都是裝的。”

陳側妃愣住:“她長的如何?”

“還……挺不錯的。”宮婢也不敢誇,連忙又補了句,“當然,跟主子您是絕對不能比的。”

但這對於陳側妃來說,已經足夠瞭解了。

“她為什麼要故意扮醜?”

“奴婢想著,許是故弄玄虛?”宮婢撇嘴,“那些女人,為了爬太子殿下的床,什麼招數想不出來?”

陳側妃掃她一眼。

宮婢忙垂頭。

“嗯?不對啊。”陳側妃一下子回神,“那個小雲不是國公府我大哥送來的嗎?”

宮婢道:“對,就是她。”

陳側妃鬨不明白了。

既然是大哥送來的,如果是為了幫她一起籠絡太子,那一開始又何必扮醜?

如果隻是單純為了做飯,又乾嘛要找一個長得好看的?

陳側妃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來原因。

另一邊的林奉儀則是徹底瘋了。

她把屋裡能摔的東西,都摔碎了。

“竟是她!”

“那個賤人!”

“我恨她!”

“啊啊啊!”

她大罵大叫,氣的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