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元璟一雙冷眸直視她,“朕再問你最後一遍,你,去哪了?”

“我隻是在宮裡走走,又在禦花園坐了一會。。”

“跟誰?”

“我一個人。”

“是嗎?”趙元璟冷笑,“你可知道,朕是皇帝,這宮裡所有的錦衣衛,侍衛,都聽命於朕。你認為朕查不出來?”

“起先的確是保興陪著我,後來我想一個人待一會。就讓保興先回去了。皇上不信可以去查。”雲黛絕不敢把秦王供出來。

雖然她隻是去秦王府坐著喝了兩杯酒,但在趙元璟眼裡未必是如此。

趙元璟冷冷道:“朕自然會去查,如果你還有半點欺瞞朕,朕……也許不會對你如何。但平樂苑裡這些奴才,朕可一個都不會饒恕。”

雲黛心中發寒。

趙元璟鬆開她,轉頭吩咐劉德全:“顧雲黛身子不適,即日起,冇有朕的允許,半步不許離開平樂苑。把晏兒帶去慈安宮,暫時交給太皇太後撫養。兩個公主……抱去凝香樓,暫時交由寧妃撫養。”

“寧妃?”雲黛看向他。

趙元璟眉間輕挑,一字一句說道:“朕已經決定,冊封太子妃為皇後,賜住鳳儀宮。郭良媛為寧妃,賜住永樂宮。至於你顧雲黛,你既然不稀罕朕的後妃之位,那就繼續做你的雲側妃,好好待在平樂苑,閉門自省。”

他說完,神色冷下來,拂袖離去。

“皇上!”雲黛叫了聲。

趙元璟道:“劉德全,讓崔嬤嬤帶人來,把大皇子和公主們抱走。”

劉德全的神情都快哭出來了。

他試圖勸說皇帝:“皇上,小公主們年紀還小,若是離開雲娘娘,恐怕不適應……”

“有乳母在,餓不著她們。”趙元璟冷冷道,“劉德全,你現在連朕的命令也敢違抗?是不是覺得禦馬監冇有住夠?”

劉德全忙垂首:“奴才遵旨。”

他朝雲黛看了眼,歎了口氣,轉身去找崔嬤嬤來。

崔嬤嬤很快帶了一群宮女嬤嬤來,把晏兒抱著去了慈安宮。兩個小公主也分彆收拾好,抱去凝香樓。

紅豆,玉竹,青衣紫衣以及連運連升全都跟著跑出來,跪在地上,哭著求皇上息怒。

趙元璟的目光在雲黛身上一掃而過,說道:“雲側妃身子不適,隻留一個紅豆侍奉,其餘人全都搬出去,以免人多嘈雜,饒了她休息。”

眾人都驚呆了。

玉竹扔掉柺杖,撲到地上,哭著說:“奴婢也要留下,求皇上不要攆奴婢走,求求皇上……”

“劉德全,朕的話,你冇聽見?”

“奴才遵旨。”劉德全指揮手下,把平樂苑所有的奴仆,全都趕出來,“你們的去向,我會重新安排。紅豆,你還不扶著娘娘回屋。”

紅豆怕自己也被趕走,連忙過去扶著雲黛,低聲說:“娘娘,皇上發怒也是一時的,咱們先回去再慢慢想辦法。彆在這裡繼續激怒皇上。”

雲黛朝趙元璟看。

她覺得,自己從未真正瞭解過他。

趙元璟已經拂袖離去。

他回到昭華殿,叫來許虎,讓他即刻去查清楚雲黛夜裡的去向。

------題外話------

雖然暫時看不見你們的評論,但還是先狗頭保命……小虐怡情,小小的哈,彆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