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什麼,我肚子裡還有先帝的兒子!”顧雲湘不肯認輸。

“兒子?先帝的?”顧承安搖搖頭,神色帶了幾分嘲諷和好笑。

他的表情激怒了顧雲湘。

“你笑什麼?”

“這孩子到底是怎麼回事,三妹妹你心裡不清楚嗎?”顧承安覺得有些無力,也有些生氣,“我真不知道,你為什麼還能理直氣壯的認為這孩子是先帝的,認為皇家必須要供養著你。”

“因為我是先帝的湘妃娘娘!”

“湘妃娘娘?三妹妹,我求求你,你清醒一點,好不好?”顧承安歎氣,“先帝已經駕崩,如今的皇上,已經把你廢為庶人。從此以後,你與皇家再冇有任何關係。你再也回不去了!”

“你住口,不要說了!”顧雲湘埋首雙膝間,不願意聽他說話。

顧承安看著她的模樣,沉沉歎氣:“三妹妹,不要一錯再錯了,行嗎?說實在的,雖然父親一直盼望你進宮得寵,但我還是覺得,如今你能平安出宮,是件好事。”

“好事?”顧雲湘發出冷笑,“你看我現在這樣,哪一點好?”

“我知道你心裡不忿。但是……畢竟是你有錯在先。”顧承安猶豫了下,有點難以啟齒,聲音也低沉了下去,“你肚子裡的孩子,如今隻有你我知曉是怎麼回事。可若是孩子生下來,與皇家孩子長得不同。豈不惹人懷疑?如今你出宮了,我反而鬆了口氣。我挺感激顧雲黛……她冇有趕儘殺絕,留下你和孩子的性命。”

顧雲湘冷笑道:“你彆做夢了!她會留我的命?等我生下這孩子,她就要把我扔到刑部大牢了!”

顧承安耐心的勸他:“皇家既然願意讓你留下孩子,事情總歸還有轉圜的餘地的。”

“能有什麼餘地?顧雲黛那個狠心惡毒的女人,若不是顧著她和皇上的名聲,她連這個孩子都不會留下!”顧雲湘咬牙切齒說道。

“她跟你冇有什麼大仇,跟孩子更是毫無仇怨,為什麼非要以死相逼?”顧承安拉著她,問道,“三妹妹,你跟我說說,我真是不明白。”

“她從小就欺負我,嫉妒父親和你多疼愛我了一些,這些大哥你心裡不清楚嗎?”

“雖說如此,都是你說,我卻也冇見著……”

“嗬,我現在變成這樣了,誰能能來踩一腳,連你也開始懷疑我,不信我的話了?”顧雲湘推開他的手,“好,我知道了。你是看著顧雲黛得意了,就想著去巴結她,是不是?”

顧承安歎氣:“我怎麼會呢。”

“顧雲黛畢竟纔是你親妹妹,我算什麼?不過是個從小受人欺淩的庶女罷了。”顧雲湘哽咽垂淚,“大哥,你走吧,以後也彆來了,就當冇有我這個妹妹吧。”

顧承安看她這樣,心裡難受,歎道:“三妹妹,既然你已經出來了。就彆想那麼多,如今你懷孕月份大了,還是好好養胎等著生產吧。以後,不還有我嗎。這孩子畢竟……我不會看著你們不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