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道:“那,靳嵐跟您提過這事嗎?”

“朕懶得見他。”趙元璟說道,“他敢提,朕一向把他罰去禦馬監餵馬!”

雲黛好笑道:“您都登基做皇上了,還使小孩性子。罰劉德全也就罷了,讓靳嵐那樣一個人去餵馬?恐怕全京城的女人們都得在心裡罵皇上是昏君。”

“昏君?”趙元璟的指腹慢慢摩挲著她光滑的臉頰,慢慢說道,“如果朕一定要立你為後呢?”

雲黛坐直身體,轉臉麵向他,正色說道:“我不能說我不想做皇後,那太虛偽。但我必須要說,這不是明君所為。”

趙元璟挑眉:“黛兒認為,朕是昏君嗎?”

“真正的明君,一定是一心為民的。”雲黛依偎在他懷裡,輕聲說道,“萬民歸心,天下太平,千古一帝。這是每一個皇帝的終極心願吧。如果皇上為了我,跟靳家置氣,與群臣唱反調,不顧祖宗禮法,三綱五常,也不管太子妃的臉麵。那……我不知是該高興還是難過。”

“為何?”

“我高興,自然是因為皇上看重我,真心對我。我難過,是不想讓皇上因為我,受到群臣的為難,受到百姓的反對和謾罵。”雲黛抬手摟住他的脖子,注視著他的眼睛,“趙元璟,你現在是皇上了。你知道自己肩上擔負著多大的責任嗎?如果我真的愛你,我不要你為我做任何犧牲。”

趙元璟怔怔的看著她清澈雙眸。

他輕聲說:“你愛我?”

雲黛忽然有些害羞,假裝冇聽見,伸手去拿點心吃。

“顧雲黛,你再說一遍。”趙元璟哪裡能放過她,捧過她的臉,不許她逃避。

雲黛被迫直視他,忍不住燒紅了臉頰:“好話不說二遍。”

“再說一遍。”趙元璟聲音低低的,“朕想聽。”

雲黛張了張嘴:“我……那個……”

“說呀。”

“說不出口,太肉麻了。”雲黛忍不住笑起來。

趙元璟悻悻然:“笑什麼,好好的氛圍,都被你破壞了。”

雲黛笑著把點心塞到他嘴裡:“吃飯吧。”

趙元璟也就不再逼她。

反正他聽到了。

兩個人各自坐好,規規矩矩吃飯。

雲黛填飽了肚子,放下筷子,舒服的歎了口氣,說道:“皇上彆忘了派歐陽大夫去秦王府看一看秦王殿下。”

“怎麼呢?”

“秦王為了護著我和晏兒,被誠王餘黨的箭射傷了。”雲黛說道,“還挺嚴重的,好在他身子強壯,撐過來了。”

趙元璟回想之前見到小皇叔的模樣,有些懊惱,“難怪朕看著他的臉色不太好,還以為他是過於勞累的緣故。當時隻顧著見你和晏兒,竟冇與小皇叔多說什麼。朕這就讓歐陽去秦王府上。”

他叫來魏公公,讓他傳旨,又賞了許多上好的藥材,一併送去秦王府。

魏公公恭恭敬敬的應下,退出去,臨走還瞥了眼雲黛。

那眼神帶了幾分探究,讓雲黛覺得很不舒服。

她說:“皇上,這就讓劉德全回來吧?我不喜歡這個魏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