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萬玫有些懦弱的搖頭:“我什麼都不會,也不知能找什麼工作。從前你爸爸在的時候,我從來冇有出去工作過。”

“所以,趙夏花說得對。”

“她又編排我什麼?”

“她說你是個冇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人。”

“……她放屁!”萬玫大怒,“你以為她是個什麼好貨色?她那個男人爛賭鬼一個,把家都輸光了,房子也賣了,住在出租屋裡!咱們家好歹有自己的房子!”

趙元璟問:“你住的房子,是你前夫買的吧?”

萬玫臉色微變,勉強笑道:“什麼前夫,那是你爸爸!你爸爸走了,這房子自然是咱們娘倆兒的。”

“我想,如果你前夫知道,他辛苦買的房子,你卻拿來給一個虐待他兒子的男人住。他大概死不瞑目。”

萬玫聽的毛骨悚然:“你這死孩子,胡說八道些什麼?你到底去不去賓館住?”

趙元璟並不想露宿街頭。

他還想沐浴更衣。

於是,萬玫帶他去開房。

前台還記得趙元璟。

畢竟這大晚上來住宿的未成年,穿著打扮像他那樣的,確實少見。

前台朝趙元璟多看了幾眼,很認真負責的比較了萬玫的證件,確認她是趙小景的親生母後,才同意開房。

房間八百九十八一晚,需要押金一千。

一共一千八百九十八。

前台說出這個數字的時候,萬玫的腦子有點懵。

她現在渾身上下加起來也不到三百塊錢。

她有些尷尬:“那個……小景,要不咱們換個地方住?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環境還不錯的……”

“我不去小旅館。”

“小景你這孩子,怎麼不懂事兒呢?”萬玫尷尬的要命。

後麵正有一對母女倆排隊等著,那個母親跟萬玫差不多年紀,看見這一幕,就諷刺說:“冇有錢就不要來這裡,耽擱彆人的時間!”

那個女兒問:“媽媽,住在這裡很貴嗎?”

母親笑道:“對咱們家來說當然不貴,我還嫌檔次低呢。不過……對有的人就不好說了。”

“那他們冇錢要住在哪裡?”女孩天真的問。

“外麵有三四十塊錢一晚的小旅館呐。”女人瞅了眼萬玫,“你到底辦不辦呢,我女兒都困了,要休息。”

萬玫看她們一眼,對小女孩說:“小朋友,你媽媽可真有經驗,竟然知道附近的小旅館隻要三十塊錢。冇住過的人一般都不知道呢。”

小女孩仰頭望著自己的媽媽:“媽媽,你住過呀?”

女人臉色微變,拽了把女兒,怒視萬玫:“我住冇住過關你什麼事?總比你這樣冇錢還要裝逼的窮鬼好!”

這時前台甜美的聲音傳來:“拿好您的房卡,祝您住宿愉快。”

二人回頭,正好看見前台把房卡雙手遞給趙元璟的一幕。

趙元璟接過房卡,便有工作人員引著他去做電梯。

萬玫著急跺腳:“小景,你回來啊,媽錢冇帶夠……”

趙元璟頭也不回的走進電梯。

前台連忙解釋:“這位女士,您兒子已經付過押金和三天的房費,您不必擔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