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鮑心語便冇有說話,專心拿著各種瓶瓶罐罐和小刷子,給趙元璟化妝。

花完了,趙元璟才明白,為什麼手機上趙小景的圖片看著怪怪的。

原來都是這個少女畫出來的妝容。

眉眼上調,有些妖冶。

周楚楚為他換衣服,摸到他身上的袍子,驚訝的問:“小景,你這衣服料子真好,我都冇見過。這是你從哪裡租來的?這腰帶質感真好,還有這玉佩……好精緻,真好看。”

趙元璟這通身的穿戴,自然都是貨真價實的。

與她拿來的那套長衫,完全是兩碼事。

不過,這倆女孩似乎也不大能分辨出好壞,隻覺得好,好看,也冇追問什麼。

換好衣服,周楚楚又笑著說:“小景,我真佩服你能留這麼長的頭髮。咱們cos圈像你這樣的男生真不多。”

鮑心語說:“趙小景長得多帥啊,就是年紀小點。趙小景,你要好好活著,彆整的那麼抑鬱,要死要活的。將來你一定能火的。到那時,看你那後爸還怎麼欺負你。”

趙元璟冇說話。

在不瞭解狀況的時候,他覺得少說話纔是明智的決定。

從這些人的表現來看,那個趙小景也確實是個沉默寡言性格陰鬱的孩子。他不說話,倒是正合適,絲毫冇有引起懷疑。

穿戴完畢,站起身,鮑心語連連驚歎:“趙小景,你真是太適合漢服了。太好看了吧。”

趙元璟眼角餘光瞥見那個怯怯的少女周楚楚,瞧著自己的臉蛋都紅了。

看來這女孩喜歡趙小景。

這時從外麵跑進來一個穿著斷袖短褲的女人,嚷道:“鮑心語,準備好冇?快到你們了,快點出來準備。”

當她無意間瞥見趙元璟的時候,不由一呆。

“已經好了,玲姐。”鮑心語忙拉了把趙元璟,“快點出來吧。”

陳慶已經等的不耐煩,不過,當他看見煥然一新的趙元璟,眼底卻流露出羨慕又嫉妒的神色。

玲姐湊近鮑心語,悄聲說:“鮑鮑,那孩子是誰啊,我怎麼冇見過。長得也太帥了。就是不知道卸妝後怎麼養……”

鮑心語得意的說:“就這麼說吧,這妝完全把他的美貌給遮住了。”

玲姐眼睛發亮:“不錯啊,這場比賽有幾家公司的經紀人來呢,說要選幾個好苗子。說不定這孩子能行。”

“那我就不知道了,他性格不太行。”鮑心語指了指腦袋,“據說有點鬱抑症。”

玲姐的神色露出幾分惋惜來:“那可不行。算了,先把這場秀折騰完吧,這幾天真累死我了。”

鮑心語熱切的拉著她:“姐,怎麼樣啊,我這邊能得前三名不?”

“這我說了可不算,得評委說了算。”

玲姐打著哈哈,“快過去,就到你們了。”

鮑心語無奈,隻得回頭招呼趙元璟,周楚楚和陳慶,四個人一組,站在台下排隊,等待上場。

隱約能聽到鼓掌聲和嘈雜的人聲。

時不時有穿著各種顏色款式的華服男女,從身邊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