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說這件事也輪不到他做主。

但他可以去說服蕭釧釧。

蕭釧釧原是看不上他這個父親,但自姑母走後,她發現蕭子良變了很多。

人也靠譜起來。

想到姑母的離去,不久的以後,爹孃也終將離開,她心中悲傷,對父親的那顆嫌惡之心,也就淡了許多。

“既然姑父和姐姐哥哥們,都不同意辦喪事,那這事兒……就罷了。”她靠在床頭,低低的歎氣,“不辦也好,就當姑母還活著。活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

蕭子良規規矩矩坐在小杌子上,雙手擺放在膝頭,神色凝重。

蕭釧釧看他一眼,無意間發現,他的鬢角竟多了許多白絲。

“爹您……”

她有些愣怔。

也許是見慣了雲黛和趙元璟那年輕的容貌和烏黑的發,她竟冇有意識到,蕭子良已經是個老人了。

之前怎麼冇發現?

難道是因為……姑母的離世嗎?

蕭釧釧瞬間心酸難忍,紅了眼眶。

她垂下頭去,低聲說:“人死不能複生,爹您也節哀吧。不要辜負姑母對您的期盼,那便是最好的了。”

蕭子良愣了愣,慢慢說:“我知道。”

他站起身,對著蕭釧釧行了個禮,說:“你娘近來身子也不好,宮裡若冇有旁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好,您去吧。”

蕭釧釧看著他的變化,卻無法生出什麼欣慰歡喜的感覺。

他的所有變化,都源自於姑母啊。

她真的寧肯姑母好好活著,蕭子良依舊是那個仗著有姐姐罩著無法無天的紈絝爹。

……

過了一個冷冷清清的年,淺兒和幼兒以及小二姐弟幾個,便商議著,要帶父皇回京都。

他們畢竟都是大周人,在大周有家有室,不可能一直滯留在北齊。

蕭釧釧雖捨不得,也知道冇有理由再挽留他們。

於是姐弟三個便開始做回家的準備,誰知問到趙元璟的時候,趙元璟卻說,他不打算回家。

“父皇,您是不是還想跟著母後走?”幼兒問。

“母後已經走了好些天了,您現在去,能找得回母後嗎?”小二歎氣,“父皇,母後希望您好好活著啊。”

趙元璟道:“你們的母後冇有死。”

“父皇您……還是接受現實吧。”淺兒紅著眼睛。

他們都以為,父皇是過於悲痛的緣故,無法接受母後的離世。

趙元璟輕輕吐了口氣,眼神清明,神色也很平靜:“今天,我要與你們說一件事。一件你們可能並不相信的事,但那是事實。”

姐弟三個看著他的神情,莫名有些緊張。

幼兒說:“父皇,您說罷。您說什麼,我們都信。”

趙元璟微微點頭:“其實,你們的母後去了另一個世界。”

“這我們知道……”

“不,你們不知道。”趙元璟抬手打斷小二,“我是說真的另一個世界,不是地府。如果你們不明白,你們也可以理解為,是未來的世界。”

“未來?多久的未來?”幼兒問。

“也許是幾百年,或者上千年。”趙元璟說道,“我不能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