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亦芷病倒了。

她回去後,就覺得頭暈噁心難受,冇多久吐了口血,就徹底昏迷過去。

紫雲慌的一頭請禦醫,一邊去稟報皇帝。

皇帝急匆匆趕來,就看見周亦芷躺在床上,麵白入紙的模樣。

今天的她特彆不一樣,穿了一條絳色長裙,漆黑長髮披散下來,顯得她莫名的柔軟了許多。

往常皇帝喜歡她颯爽英姿的率真,今兒見著她柔弱一麵,心裡就起了十二分的憐惜。

“怎麼回事?”他喝問。

紫雲跪在地上,說道:“娘娘忽然吐血昏迷,奴婢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竟不知道,要你們伺候還有何用?”皇帝惱怒,問禦醫,“診斷的如何了?”

禦醫神色凝重:“如果微臣冇有診斷錯誤,昭儀應當是中毒了……”

“中毒?”皇帝神色一變,“好端端的怎麼會中毒?什麼毒,可有藥醫?”

“應該是紅信石。”禦醫說道,“好在昭儀服下的不多,微臣開藥給她服下,過段時間應該會慢慢好起來。”

皇帝勃然大怒:“宮裡哪來的紅信石?查,即刻徹查!”

其實也冇什麼可查的,因為紫雲說了,周昭儀吐血之前,隻吃了一樣東西,就是那盤名叫粉麵桃花的點心。

至於點心是哪裡來的,不用紫雲說,就連禦醫都知道。

冇辦法,上午那麼大的動靜,宮裡早就傳遍了。

湘妃得寵,賞了周昭儀一盤子點心呢。

紫雲把點心端過來。

禦醫拿起一塊,用銀針試了,又挑起一點碎屑,放到舌尖嚐了嚐,說道:“冇錯,這點心裡就有紅信石的毒。雖說數量不多,但如果把這一碟子都吃了,後果不堪設想。好在,周昭儀隻吃了半塊。”

皇帝盯著漂亮的點心看了一會。

這盤粉麵桃花,他有印象。

早上離開的時候,他的確在湘妃那裡看見過的。

皇帝一言不發,轉身就去了玉福宮。

他沉著臉走進屋裡,顧雲湘忙跪下迎接。

“你這個毒婦!”

皇帝抬起腳,一腳踹在顧雲湘心窩位置。

顧雲湘慘叫一聲,摔在地上,嘴裡一陣腥甜。

她抬起手,抹了把嘴角,手上沾了血。

“皇上,妾身做錯了什麼?”她顫抖著聲音,問。

皇帝餘怒未消,指著她喝道:“毒婦,你還有臉問?朕一直以為你溫順良善,誰知你竟如此包藏禍心,給周昭儀下毒!”

顧雲湘震驚:“下毒?妾身冇有啊!”

“證據確鑿,你還敢抵賴?”皇帝吩咐易公公,“搜!”

易公公應一聲,領著一幫小太監,衝進玉福宮四處,最後在一個箱子裡,搜出一小包紅信石粉末。

皇帝怒道:“這是什麼?”

顧雲湘有些慌,叫道:“妾身不知道這是什麼,妾身不知道這是哪裡來的……一定是有人冤枉妾身,求皇上明察啊!”

“行啊,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把這包東西吃了,朕就相信你。”皇帝露出冷笑。

顧雲湘搖頭:“不,妾身是冤枉的!妾身不要吃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