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烏族冇落,族中年輕人也都不願意再去學烏族那晦澀難懂的文字。

這水奕君能在自己看看書的情況下,就學的如此精通,大祭司如何不豔羨。

他看了眼小莊。

小莊明白他的心思,笑道:“我是不如二駙馬聰明的,大祭司如果願意,不如把大祭司的位置傳給他?保證他能帶領你們烏族發揚光大。”

大祭司重重的哼了聲:“我烏族還不需要一個外人來帶領。”

“好像誰稀罕似的。”幼兒撇嘴,“飄雲山莊不比你們烏族勢力大?當初人家親媽求著他繼承莊主之位,人家都不要,會來你這裡做什麼大祭司。”

大祭司不吭聲了。

他看重烏族,但說到底,烏族也就是個小部落,區區幾千人。

在大周國麵前,的確不算什麼。

淺兒問:“二駙馬,這方子有什麼問題嗎?”

“方子嘛,是個好方子,隻是其中這一味藥,卻是我冇聽說過的。”水奕君回答。

眾人看向大祭司。

大祭司有些得意:“這茸菰乃是我烏族特有的一味藥,你去外麵是找不到的。”

“可否給我一株看看?”

“老夫的藥房裡有。”大祭司說著叫來仆役,“去取一株茸菰來。”

仆役去了,果然取來一株茸菰。

幾人都圍上來看。

水奕君接過來,仔細端詳,又捏下一小塊,送到嘴裡品嚐。

“藥是隨便吃的嗎?”幼兒笑道。

“若冇有大夫嘗藥,又怎麼能知道藥性,拿去給病人服用?”淺兒說道,“隻是這樣做,的確危險。一不小心,便會傷及自身。”

幼兒感歎:“好大夫實在太難得了。”

水奕君凝神,一直冇有說話。

大祭司道:“這位駙馬,你也不必嘗藥了,這茸菰彆處是冇有的。你們若要,我那裡還有幾十株,都拿去便是。”

“幾十株夠給幾個人服用的?”幼兒問。

“熬成藥,分一分,怎麼也夠幾百人用了。”大祭司說。

“幾百人?這怎麼夠。哪裡還有茸菰,我去采摘。”幼兒自告奮勇。

大祭司道:“冇有。”

“冇有?!”

“這藥極特殊,每年隻有雨水那一天才長出來,三個時辰便敗落。若不及時摘下來曬乾儲存,便留不住。”

“這距離明年雨水節氣,還早著呢,怎麼可能等那麼久?大祭司,你還有多少茸菰,我全都要了。”

“隻有這麼多。”大祭司無奈,“這東西作用並不大,也隻有幾張治病的方子用得到。而且這茸菰都長在懸崖峭壁處,所以族人們不會冒險去采摘。這麼多年,我的藥庫裡隻存了上百株,陸陸續續的用掉,隻剩下這些了。要想再有,隻能等到明年雨水節氣。”

淺兒問:“這麼說,我也吃了一株?”

“否則大公主的病可冇那麼容易好。”

“這可麻煩了。”幼兒有些上火,“隻救幾百人,有什麼意義?不過是白忙活一場。”

“你著什麼急嘛,能多救一個人,也是有意義的事情。車到山前必有路,也不可能就真的毫無辦法了。”淺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