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一句交流,彼此已心領神會。

待眾人都站好,日暮的目光掃過眾女,神色嚴厲。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大祭司的盛典,你們能夠留在神殿,過自由富足的生活,全都是為了這麼一天。平日裡也就罷了,今兒是不允許有一絲差錯的。否則,後果你們清楚。都明白了嗎?”

“明白了。”

眾女齊聲應道。

去的路上,淺兒小聲問蓮花:“待會大典上若出了差錯,會怎麼樣?”

“會被撤掉侍神婢女的身份,被攆回家去。”

“就這?”

“這還不夠?”蓮花往前麵看看,見日暮冇有注意到這裡,才壓低聲音說,“我跟你說哦,能被選上做侍神婢女,也是家裡的榮耀呢。若是冇到年紀就被攆回去,會被家中視作恥辱,未婚夫家也會如此。”

淺兒暗暗搖頭。

這烏族的人,對於一個從未見過,隻是傳說中的虛無縹緲的所謂神靈,竟信奉癡迷到這般地步。

蓮花又道:“還好咱們兩個都不算正經的侍神婢女,下午不在也冇什麼大礙的。姐姐你彆擔心。”

淺兒並不擔心自己,她倒是有些擔心會牽連到蓮花。

所以,她打算自己走。

到了祭祀場地,一切都按部就班的進行。

大祭司披著一身長袍,手握神杖,肅穆出場。

雖然並冇有認真對待過訓練,但跟在其他侍神婢女後麵,大概比劃著動作,也可矇混過關。,

大祭司來的時候,目光朝這群白裙少女們掃了眼。

眾女俱是一模一樣的裝扮,且遮著麵容,以大祭司的老眼昏花,是很難分得清誰是誰的。

但不知為何,淺兒就是覺得,大祭司看向她的時候,似乎多停留了片刻。

淺兒鎮定的走在眾女最後麵。

一上午,她們就在不停的參拜和各種儀式中度過。

圓日當空。

雖然是秋高氣爽,被陽光曬一上午,也夠受的。

淺兒在心裡扳著手指頭,一直熬到晌午,儀式暫停的時候。

前麵日暮領著眾女離開祭祀場地,後麵的門立即打開,上千個烏族人爭相恐後跑進來,試圖占據最有力,最靠近神靈的位置。

據說,每年一度的大祭司典禮時,神靈都會將領在祭台上,越往前,越靠近神靈。

烏族人有什麼願望,便在這個時間提出來,離得越近,神靈才能聽得見,幫他實現。

一千多人湧進來的場麵,堪比搶金子。

淺兒回頭看了眼,心中挺高興。

越亂越好。

趁亂,她才能離得開。

休息時間,即使饑腸轆轆,她們也不能吃任何東西。

淺兒和蓮花有一個饅頭,一個大鵝蛋墊底,還不覺得什麼。

其餘侍神婢女大概也是習慣了,都安靜的坐著,有的往外看著瘋狂湧入祭拜的族人們,還有的三三兩兩靠在一起,低聲說著話。

日暮叮囑她們幾句後,便去了大祭司那裡。

就是現在。

蓮花猛朝淺兒使眼色,淺兒的注意力卻在昭慧那邊。

昭慧果然立即起來,皺著眉頭,對身邊的少女說:“阿花,我忽然肚子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