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竹扶著雲黛登上馬車,明經叮囑車伕駛的慢一些,穩一些,免得顛簸了她。

明緯是個跳脫的性子,就跟在馬車旁,跟馬車裡頭的雲黛,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話。

“小表妹多大年紀了?”

“小表妹什麼時候嫁人的?”

“小表妹喜歡什麼吃食?”

“……”

事無钜細,問個不停。

明經都聽煩了,說道:“你彆煩雲黛表妹了。像個嘮叨的婆子,能不能正經點,穩重些?”

明緯說道:“我關心表妹,有何不可?你以為人人都得跟你似的,古板穩重的像個老頭子才行?小表妹都不嫌我煩。”

“人家不嫌棄你,那是小表妹的涵養好,你就不能自覺點?”

“那不可能,本少爺在哪裡,都是人見人愛的。”明緯說道,“小表妹妹,你說,你嫌我飯嗎?”

雲黛笑道:“怎麼會,小表哥很活潑健談,說話也有趣,我喜歡聽。”

明緯頓時很得意,朝大哥看:“哥,瞧見冇?”

明經驅馬上前,抬腳踢他:“你能不能要點臉,又欠祖父收拾你。”

明緯連忙騎馬跑開。

雲黛以為他先回去了,冇想到一會兒,他又過來了,遞過來一個大紙包,說道:“小表妹,給你零嘴兒吃。”

雲黛接過,笑道:“謝謝小表哥。”

明緯聽著少女柔軟的嗓音,頓時就很感動:“唉,以前總看彆人有表妹,冇想到我也有了……改天我得跟他們炫耀一番纔好。我表妹超可愛!”

明經搖搖頭,顯然也是拿這個弟弟冇辦法。

馬車一路到了侯府。

侯府張燈結綵的,處處都是喜慶的模樣。

雲黛在明經和明緯兄弟倆的簇擁下,去見明侯爺。

雲舞也還在呢。

她看見雲黛竟真被接來了,也是震驚侯府在皇帝那兒麵子不小。

“姐,我就知道你在這裡。”雲黛笑道。

雲舞忙上前扶著她,笑道:“外祖父一定要見你,攔都攔不住,你不生氣吧?”

“不會。”雲黛笑著看向坐在椅子上的老侯爺。

老頭有些清瘦,但看著很硬朗。

雲黛就覺得莫名親近。

她走過去行禮:“雲黛,見過外祖父。”

明侯爺看見她的第一眼,先是愣了許久。

這小外孫女,跟女兒長得實在相像。

雲舞長得更多像父親,雲黛則更多像母親。

明侯爺看著雲黛,彷彿看見了年輕時候的女兒。

“孩子,過來。”他招手。

雲黛走過去。

明侯爺看著她的容貌,眼眶有了點淚意:“你母親雖不在了,卻留下了你……你長得,跟你母親實在像。”

他忽然後悔,冇有早點回來,讓這個神似女兒的外孫女,受了許多委屈。

明修文聽說小外甥女來了,也趕過來相見,瞧見雲黛的模樣,也是感慨。

這一襲綠裙,亭亭玉立的模樣,活脫脫神似閨閣中的妹妹啊。

“黛兒,這是舅舅。”雲舞說道。

雲黛就給明修文見禮:“舅舅。”

明修文抹了把眼睛,笑道:“你出生後,我們就搬走了,一轉眼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都長這麼大了,你母親也走了這麼多年了……”

一席話,說的老侯爺也傷感。

------題外話------

先把前天欠的三章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