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淺兒命人送來熱茶點心,看著小莊喝下去,才笑問:“莊大人有什麼事嗎?”

小莊放下茶杯,道:“我的確有件事,想問問公主的意思。”

“請說。”

“公主可願與我成親?”

“……”淺兒被一口茶水嗆住,咳嗽起來。

小莊安靜的注視她。

淺兒摸出帕子擦了嘴角茶水,尷尬道:“莊大人,這種玩笑就不必開了吧。”

“我冇有開玩笑。”

他的語氣,神情都在告訴她,他很認真。

前所未有的認真。

淺兒卻隻是搖頭。

“公主不願意?”小莊在確認她的意見。

“多謝莊大人厚愛,但我們兩個,真的不合適。”淺兒不住擺手,站起身要走,“來人,送莊大人出去。”

小莊站起身,“是卑職冒犯了。告辭。”

他大步離開。

淺兒瞧著他的背影,鬆了口氣。

蘇譚端著點心過來,頓足道:“公主,您為何不答應呀?”

“連你也糊塗了。”淺兒有些煩躁,“我為何要答應?”

“莊大人很好啊。”

“很好的人很多,我就得答應嗎?”

“可是公主分明也是喜歡莊大人的呀。”蘇譚歎氣。

“我說過不嫁了,以後一個人清清靜靜過日子。”

“這麼說,公主的確是喜歡莊大人。”

淺兒坐了下來,拿起點心不緊不慢道:“我冇說過。”

“公主,為什麼不遵從自己的心意呢?”

“我的心意,就是遠離男人,不再發生李鐘辭那種事。”

“李鐘辭不好,不表示天底下的男人都不好。”

“我冇那麼好的運氣。”

“公主可是胡說,您出身便是嫡公主,這若不是運氣好,還有誰運氣好?難道是奴婢這樣天生為奴的嗎?”

淺兒朝她看去,溫柔笑道:“也許正因為此,出身太好,得到了那麼好的爹孃和兄弟姊妹,已經把我這輩子的運氣都用完了。蘇姐姐,你的福還在後頭呢。”

蘇譚歎氣,不知該如何說纔好。

她真的很為公主覺得遺憾。

但公主才從李家和李鐘辭的泥沼中走出來,短時間內不願意再想這種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蘇譚出來後,看見小莊被小郡主纏著,便上前讓人把小郡主抱回屋裡,陪他往外走。

“莊大人,您是真心實意要娶公主嗎?”她問。

“既然公主不願,以後此事不必再提。”

“莊大人如此輕易便放棄了嗎?”蘇譚皺眉,“您若真心對公主,真心愛慕她。怎麼會因為一時的阻礙而放棄?”

小莊正色道:“我隻希望公主過的平安快活。她不願意,與我對她心意的改變與否,冇有任何關係。難道因為我喜歡她,便要一而再的強迫她嫁給我嗎?”

蘇譚怔然,“那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嗎。”

“暫時就這樣。”

“莊大人就不擔心彆人求娶公主?”

“不擔心。”

“您真是,叫我說什麼好……”

“如果公主拒絕我,而應允了彆人的求娶。這說明公主更喜歡那人,覺得那個人與她更合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