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蠢貨!小郡主不在這裡,鐘辭哥哥怎麼肯來?你以為我想要的是小郡主啊?!”

“可是太太都發話了……”

“她說她能照顧好小郡主?好,那我就讓她照顧不好小郡主!”金露麵上閃過一抹戾氣。

小桃心中發寒,忙勸:“姨娘,您可千萬不能對小郡主做什麼啊,那可是小郡主。如果她出什麼事,咱們整個李家就完了。”

“我又冇說要害小郡主,你怕什麼?”金露瞪她一眼,“我謝馨不是忘恩負義的人。柔真公主放我一馬,我就算不喜歡小郡主,也不會動她一指頭。”

“那您……”

“我不能害小郡主,我還不能害謝馨那賤女人?”金露哼道,“敢跟我搶鐘辭哥哥,我可不會叫她好過。”

小桃猶豫:“這也不大好吧,姨娘,咱就安分些吧。如果東窗事發,二爺可能會更不待見您的。”

“你不說,我也不說,旁人怎麼能知道?”金露盯著她,“小桃,我發現你最近總是跟我唱反調。怎麼回事?你若不想在我身邊伺候,我不勉強你。”

“不,奴婢願意伺候姨娘。”

“那你就好好聽我的話,按我說的做!”金露發狠,“彆忘了你的賣身契在我手裡捏著,如果你敢不忠,我便把你賣到窯子裡做娼妓!”

小桃打了個寒顫,忙跪下:“奴婢一生都忠於姨娘。”

作為失去了自己人生的奴隸,除了任由主子支配,她還能做什麼。

小桃暗暗歎了口氣。

……

公主府。

淺兒練了一套長拳下來,汗濕衣裳,額頭鼻尖都汗津津的,臉色紅潤,精神煥發。

她摸出帕子擦汗,對小莊笑道:“我覺得越來越喜歡練武了,身子也越來越輕。也不會總覺得乏累,不想動彈了。”

“這很好。”小莊微微頷首。

“今天就到這裡,明兒再來吧。”淺兒說著便往外走。

小莊跟著出去,走在她身後,問:“公主,小郡主已經去李家兩天了,您打算何時把她接回來?”

淺兒抹著額頭的汗,笑道:“你倒比我還惦記她。”

“卑職隻是擔心小郡主。”

“放心,我心裡有數。”

“公主心也挺大的。”小莊說。

“你這是在嘲諷我嗎?”淺兒回頭看他一眼,“從妞妞出身後一年,她便時常在宮裡過,要麼就去侯府,去顧家。有時候她玩的高興,皇後又疼她,時常一連半個月住在宮裡。我早習慣了。說實話,我雖愛妞妞,但不是離不開孩子的人。”

“但那是李家。”

“李家?李家的人敢動妞妞一根頭髮嗎?”淺兒冷冷一笑,“真不是我瞧不起他們,哪怕李家有人不喜歡妞妞,也不敢動她。”

隻要妞妞在李家有任何意外,不論是誰動手,整個李家都跑不掉。

哪怕是一隻貓,一隻狗,都得死。

小莊認可這一點,但還是提醒她:“公主彆忘了,那個被您放回去的女人,是十分很您,甚至不惜與您同歸於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