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年前,北齊被先帝太後他們打殘了,這幾年休養生息,百姓的日子雖好過許多。但女皇蕭釧釧把大部分的精力和資源都用在百姓身上,也就導致了軍隊遲遲無法恢複元氣。

北齊周圍邊境受到擾亂的時候,蕭釧釧會請求大周幫忙,晏兒自責無旁貸。

但也正因此,大周的兵力也頗為捉襟見肘。

尤其是能夠領兵打仗的將軍,年老一輩逐漸離開後,有點青黃不接的意思。

因此,當幼兒主動請纓的時候,皇帝很是猶豫了會。

出兵是肯定要出兵的,但要讓自己親妹妹領兵,他卻很擔心。

不是懷疑她的能力,而是擔心她有什麼危險。

畢竟戰場殘酷,刀劍無眼。

這要是讓她去了,豈非天天都要提心吊膽的惦記著。

隻是想一想,皇帝也覺窒息。

幼兒聽皇嫂講這些,就笑道:“皇兄必然是拒絕了。”

“可不是?我也曉得如今幼兒厲害,可是,但凡有一點點差池,都不得了的。等母後回來,如何與他們交代?”采采搖頭。

淺兒笑道:“但我猜,皇兄終究還是會拗不過答應的。”

“這我說不好。”采采溫柔笑著。

姑嫂兩個正說著,一名太監走過來,恭敬道:“啟稟娘娘,公主,二殿下來了。”

幼兒一襲盔甲,大步走進來。

采采先讚歎:“好生颯爽。”

淺兒抿嘴笑道:“怎麼看都覺得這孩子又長高了些。”

幼兒呸道:“也不害臊,你比我大多少呢,叫我孩子。來來來,你起來,咱倆比一比,看誰高。”

淺兒果站起身,姐妹倆背對背貼在一起。

“皇嫂,你看誰高?”

“你們兩個自然是一般高的……咦。”采采打量她們片刻,站起身,繞著她們走了一圈,笑道,“幼兒怎麼比淺兒長高了一截?怎麼回事嘛。”

“真的?”淺兒詫異回頭,抬起手,比著自己的頭頂到幼兒那邊,發現自己的確是比幼兒矮了三指那麼高。

幼兒嘩的大笑起來:“啊哈哈哈,我就說嘛,當年一定是父皇母後弄錯了,我纔是姐姐,淺兒你是妹妹啦!”

淺兒無語:“我的眉心比你多一粒痣,錯不了。”

“可是我比你高啊,一定是因為我比你先出身。”

“傻子,即便你先出生,咱們早就成年,身高也不至於有這麼大差距的。”

“那你倒是說說,為什麼我比你高呢?”幼兒盯著問。

“這個……”淺兒回答不上來。

“那是因為你自小習武的緣故。”門外傳來皇帝略低沉的嗓音。

采采忙起身行禮:“妾身見過陛下。”

“起吧。”晏兒走進來,抬了抬手。

兩個妹妹站著冇動,他也並不在意,隻笑眯眯的瞅著她們倆:“嗯,的確是幼兒高一些。果然小孩子還是要多多的活動筋骨纔好。”

淺兒歎氣:“我可是吃了大虧了。”

幼兒笑道:“從今兒起,你跟著我好好學武,很快就追上來了。”

“那怎麼可能。”淺兒失笑,“我已經這麼大了,不可能再長了。不過,你說好的今兒教我騎馬,自己不來,卻指使小莊。人家是不忙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