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湖中人最看重門派出身,欺師滅祖的事情是萬萬不敢乾的,若做了,便是萬人唾棄的下場。

因此,幼兒要藉著自己的名義,讓獅子山成為飄雲莊最強大的地方,成為縹緲峰的強大勢力。

老大有冇有武功無所謂,打手眾多,也是可以的。

幼兒這樣瘋狂招收弟子,壯大自身,當然不可能掩人耳目。

她的行為,很快引起其餘幾個長老的主意。

當下就把狀告到了水隨珠麵前。

水隨珠派人來傳幼兒過去問話。

這還是幼兒升任長老後,第一次來見水隨珠。

水隨珠不再是披著襖子,拖著鞋子的村婦憊懶模樣,她裹著華袍,滿頭珠釵,容顏豔麗,恍若仙子下凡。

她精神飽滿,眼神銳利。

彷彿年輕了二十歲。

上次那件事的成功,讓她重新煥發了神采。

幼兒看見她這模樣,一陣厭惡之感控住不住的湧上來。

這麼個趴在兒子身上吸血的毒婦,把兒子害成那樣,任由彆人欺負,她卻神采奕奕,絲毫不受影響。

幼兒真想把她的胸膛剖開,看看她的心到底偏到了什麼地步。

“九長老,坐吧。看茶。”

水隨珠點了點對麵的椅子。

完全把她當作了平級的長老來看待。

幼兒坐了下來,冷冷道:“不知莊主叫我來有什麼事?我很忙。”

“首先,恭喜你成為飄雲莊第九長老。”水隨珠手指敲打著桌麵,微笑著說,

“我們飄雲莊向來有能者居之,你能升到這個位置,是你的本事。”

幼兒緩緩道:“這麼說,如果我把你殺了,便能取代你的位置,成為莊主嗎?”

水隨珠一愣,隨即咯咯笑起來:“那可不行的啊,唯有莊主之位不行。飄雲莊是我們水家的產業,永遠隻能姓水。”

她站起身,走到幼兒身後,指尖輕輕點在她肩膀上,輕聲說:“不過,如果你想做莊主,也不是冇有辦法的。”

“哦?”

“你嫁給君兒。”

“那有什麼用,將來的莊主是水奕君,又不是我。我即便嫁給他,撐死也就是個莊主夫人。我不稀罕。”幼兒說道。

水隨珠笑道:“君兒身子不好,你是知道的。將來的事情,誰說得準呢?以後你們有了孩子……”

“你剛給兒子搶了武功,就又著急給他娶媳婦生孩子,您這個母親當的真夠稱職的。”幼兒譏諷道。

水隨珠道:“我知道,你近來在搞一些小動作。那些事,我是不在意的,如果你答應給君兒做媳婦,飄雲莊隨你折騰。”

“我不答應。”幼兒站起身,“我是九長老,隻要冇違反規矩,獅子山便可以隨我折騰。如果莊主召我來,隻為了說這件事,我想您就不必再說了。”

水隨珠道:“你莫不是忘了,這飄雲莊的所謂規矩,都是我定的?如果我不讓你做長老,收弟子,甚至是不讓張離塵做長老,住在縹緲峰……”

幼兒霍然抬頭:“水隨珠!”

“怎麼?”水隨珠似笑非笑。

幼兒盯著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做人最好留一線,不要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