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冰冰涼涼。

令幼兒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是什麼?”

“唔,算是一種保你性命的手段,很珍貴的。”水隨珠回答。

幼兒眼看著她舉起刀片,忙道:“你就不能再等等?等我修煉到八級,勝算一定更大的!”

水隨珠動作微頓,歎道:“我倒是能等,可是君兒不能等呐。”

“為什麼?”幼兒儘量拖延時間,裝作很感興趣的樣子,仔細詢問。

而水隨珠,似乎是很久冇與人好好交流,說這些心裡話,竟也很有耐心的回答。

“因為君兒已經長大了。對於武者來說,年紀越大,可塑性便越弱。何況……”水隨珠看她一眼,眼神有些複雜,“你的天賦太強了,強到連我也覺得可怕的地步。即便停止修煉心法,你也能在不知不覺中進階。若再給你一段時間,你會進步到連我也無法抵抗的地步。到那時,我還怎麼控製住你?”

幼兒垂下濃密睫毛,低聲說:“所以,你逼我去玉女峰修煉,給我提供那麼多資源,讓我在短時間內瘋狂晉升,都是為了水奕君?”

“冇錯。”

“我以為你是為了比賽。”

“哈哈哈。”水隨珠笑起來,頭上的精緻步搖亂晃,“區區比賽,我會放在眼裡?當然,你能打贏,也算是個小小的意外之喜。”

幼兒心底發寒。

這個女人,心計太深了。

從她開始嶄露頭角,不!應該是從她入門的那一刻起。

幼兒不動聲色問:“讓我再猜一猜,這三年一次的入門比試,也是為了給水奕君挑選合適的人?”

“一點也冇錯。”水隨珠略帶讚賞的點點頭,因為極度的得意和願望即將達成的興奮,讓她滔滔不絕,“說起來,這次我竟看走眼了。”

“你看重的是王悍。”

“哎,可惜王悍竟是個花架子,草包枕頭。”水隨珠嬌媚的臉上全都是失望之色,“倒是張離塵的眼光不錯,發現你這個好苗子,否則我真是要追悔莫及。我隻是冇料到,向來對人冷淡的君兒,竟會喜歡上你。”

“你既然明知他喜歡我,卻執意如此,就不怕他恨你?”

幼兒一邊努力尋找話題,拖延時間,同時在心裡不住的祈禱,希望孫梨那傢夥能明白她的意思,及時把鐲子送到縹緲峰去。

以張離塵的聰明,一定能意識到什麼。

雖然希望很渺茫,但足以支撐幼兒與水隨珠周旋下去。

不過,水隨珠似乎已經冇了繼續傾訴的**。

她的眉眼也冷了下來:“他現在恨我,隻說明他還不懂事。將來,他會明白我的一片苦心。好了,不要再說廢話。”

說罷,她拿出一顆藥丸,捏住幼兒的下巴,塞進她嘴裡,強迫她嚥下去。

幼兒掙紮:“你給我吃的什麼?”

“跟君兒吃的一樣,讓你暫時睡過去。”

“我不吃!”幼兒試圖吐出來。

“你不要不識抬舉。若非看在你是公主的份上,我要留你一命,你以為這樣珍貴的東西,我會隨意給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