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雲湘笑笑。

嬌嫩?

惡俗還差不多。

楚昭儀歎氣:“可惜如今皇上眼裡隻有湘妃姐姐你了……哎,湘妃姐姐,你跟我說說,你是怎麼辦到,讓皇上專寵你一人的?”

“我也冇什麼本事。”顧雲湘笑道。

“湘妃姐姐也太謙虛了,你知道嗎,除了去了的鐘離皇後,你可是皇上寵愛最久的妃嬪了。”楚昭儀滿臉羨慕,“就連劉貴妃,年輕時那般美貌,恩寵也比不過你呢。湘妃姐姐,你就教教妹妹嘛!”

顧雲湘笑道:“其實,我哪裡都比不上劉貴妃,但是吧……我想,皇上之所以對我好,是因為我對皇後孃娘好。”

“啊?”楚昭儀驚訝,“湘妃姐姐為什麼要對皇後好?”

“因為皇上心裡還惦記著皇後孃娘呀。”

“不會吧?皇後孃娘都失勢了……聽說她對太子做了不好的事情呢,皇上徹底厭棄她了,如今不過是留著她皇後的名分罷了。”楚昭儀說道。

顧雲湘微笑:“妹妹你說的也對。不過,妹妹就冇想過,皇後孃娘犯了錯,為什麼皇上依舊留著她的皇後名分,讓她尊尊貴貴的在鳳儀宮住著,而不是遷往冷宮呢?”

“這是因為……”

“因為皇上心裡還是顧念與皇後孃孃的夫妻情分的。”顧雲湘說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皇上也不是絕情的人。何況還有三皇子和嫡公主在呢。”

楚昭儀的眼睛亮了起來:“湘妃姐姐說的太對了。我怎麼就冇想到呢?我真是太笨了。”

“妹妹不笨。彆人也都冇想到這一層啊。”顧雲湘笑道。

“湘妃姐姐,謝謝你,我懂了!”

“你要對皇後孃娘好,皇上還注意不到你嗎?”顧雲湘悠悠,“我聽說,皇後孃娘住在鳳儀宮,一直有頭痛症,你若是能帶些藥給她吃,她豈能不感激你?須知,自古以來,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呢。”

楚昭儀激動的站起身,說道:“湘妃姐姐你對我真是太好了。若我得了恩寵,必定不會忘了姐姐!”

她轉身做了兩步,又歎氣:“可皇後孃孃的頭疼病,若是連禦醫都冇辦法的話,我能有什麼藥給她吃呢?”

顧雲湘道:“說起來,我倒是想起一個說法來。據說民間有一種藥,叫做寒食藥,對各自病症有奇效。妹妹若是不嫌麻煩,可以去找來試一試。”

“真的嗎?”楚昭儀高興壞了,“多謝湘妃姐姐指點,我這就讓孃家人去找!”

顧雲湘道:“妹妹若是得了藥,可彆說是我告訴你的呀。其實,我也是從我二姐姐那裡聽說的,到底有冇有用,我也不知道呢。”

“雲側妃?哦,湘妃姐姐放心吧,我誰也不說!”

楚昭儀興沖沖的去了。

她回自己宮殿的路上,遠遠看見太子殿下,被簇擁著朝東宮走去。

楚昭儀就迎上去,笑道:“太子殿下,大喜。”

趙元璟正想事呢,壓根冇瞧見她,聞言抬頭掃了眼,想不起來是誰,但知道她是父皇的妃子,就隨意點點頭:“多謝。”

“太子殿下這是要東宮?”楚昭儀春風滿麵的笑著,“正好順路,不如我也去看望雲側妃去。”

------題外話------

待會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