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兒低頭看了眼手中的靜心澄明劍,“好吧,我接受你的認輸。承讓。”

她朝大長老所在方向抱拳:“大長老,我贏了。”

大長老點點頭,低頭在手中本子上記下什麼,便又抬頭,說道:“第二組,蒼山派魏香香,對戰凰源派楊溫婉。”

幼兒足尖輕點,直接從擂台上,輕盈的飛向張離塵所在的位置。

如一道白色驚鴻。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被她吸引。

她的輕功竟已經到了這個地步。

配上她的容貌,真翩若遊龍。

當即便有不少其他門派的弟子,對她暗生情愫。

幼兒對此不知道,即便知道了也不在意。

她落到張離塵和鈴鐺中間坐下,邀功一般:“鈴鐺,快給為師剝兩個瓜子兒。”

“這有一碟子呢!”鈴鐺立即把滿滿一碟子剝好的瓜子仁兒,推到她麵前。

幼兒大悅:“真是我的乖徒弟。”

她捏一把準備送到嘴裡,餘光瞟到師父,送過去:“師父先吃。”

“不吃。”張離塵端然而坐,身上白衣不染纖塵,紋絲不動。

幼兒心想,師父什麼都好,就是太端著了,像個廟裡的神像,隻不像個人。

頓了頓,幼兒笑道:“師父,我待會還是把靜心澄明劍擱這裡,換一把普通的劍上去。”

“為何?”

“他們都很怕您這把神兵利器,顯得我很仗勢欺人。”

“隨你。”張離塵對此不甚在意。

鈴鐺把剝好的荔枝送到她嘴裡,笑道:“師父,若是我,就要拿著這把寶劍。”

“哦?”

“我纔不管彆人說什麼呢,他們倒是想有厲害師父撐腰,有這樣的神兵利器用,可他們有嗎?我知道,師父是不想讓人覺得您勝之不武。不過,兵器本身便是您實力的一部分,何況您的實力,有目共睹。這把劍隻是錦上添花,師祖送您的呢,若忽然不用了,倒好像是心虛。”

幼兒笑道:“咦,你這丫頭什麼時候變得如此伶牙俐齒了?”

鈴鐺羞澀:“弟子也不知說的對不對,就是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你說的很對。師父給的,為什麼不用?用自己的劍,讓彆人羨慕嫉妒去吧。”

鈴鐺抿嘴笑起來。

張離塵聽著她們師徒倆的對話,也是微微一笑。

這時擂台上已經分出勝負,凰源派的女弟子贏了。

幼兒道:“凰源派的女弟子很多,也很厲害。”

“是的哦!”孫梨不知忽然從哪裡冒出來,指著對麵的凰源派,“你看見冇,那個穿黑衣,帶著黑色鬥篷的女人。”

幼兒看過去,點頭:“看見了。”

“那是凰源派的大師姐,據說也是個絕頂天才,已經修煉到鳳凰心法第七層了,是你這次最強勁的對手。”

“哇喔,厲害啊。”幼兒連連讚歎,“而且還很神秘呢,真想看看她長什麼樣子。孫梨,你看過冇?”

孫梨冇想到她不關心對手的武功,反而關心人家的容貌,撇撇嘴:“我冇看過。她一直帶著麵紗。我猜一定是個醜八怪,若是個美人,怎麼會遮著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