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幼兒說道:“她不會吃驚,隻會抱怨我為什麼修煉的這麼慢。”

“你的修煉速度比母親快許多,她怎麼會嫌你慢。”

“因為她已經把飄雲莊最好的資源都給了我。”幼兒皺眉,“水奕君,你說,如果我每天都按時服用易經丹,會不會修煉更快?”

“會的。”水奕君微笑道,“雖然我不會修煉,但母親找來天下的武學典籍,我大多看過。她和二長老研製的這易經丹,確實是對修煉有益處的。”

“水奕君,你好有學問哦。”

她盈盈雙眸,閃爍淡淡光華,眼底帶著的是純真而懇切的敬佩。

水奕君心底微微一動,不由得臉頰微紅,移開視線,低聲說:“不過是紙上談兵罷了,不算什麼。”

“這當然是很厲害的了,隻會舞槍弄棒,又算得了什麼本事呢?”

“這裡畢竟是以武為尊的地方。”水奕君笑著移開話題,“雖說你服用易經丹,會修煉更快,但是,與它會帶給你的痛苦相比,這根本不值一提。”

幼兒很高興:“我也是這麼認為。與其用無窮無儘的痛苦來換取更快的修煉速度,我更希望能夠高高興興,舒舒服服的慢一點。”

“最重要的是,巧克力真的很好吃。”水奕君笑著拈起一顆,放到口中,微微迷了眼,感受巧克力帶來的微苦絲滑口感。

幼兒道:“就是做起來費勁又麻煩。”

“我不嫌麻煩,我很喜歡做。”

水奕君淺笑,“我長到如今這麼大,向來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廢物生活,無人對我有任何期待,也冇人認為我有任何自己生存的能力。能夠親手做出幼幼喜愛的食物,我很高興。”

幼兒笑道:“你這純粹是好日子過太多了。”

“幼幼吃過苦頭不成?”

“雖然我也與你一樣,但我娘與你娘卻完全不同。”

“我很羨慕你,有正常的爹孃,有互相關愛的兄弟姊妹。”

“你很好,張離塵也很好,如果你們能相認,也一定是好兄弟。”幼兒安慰他。

“但願吧。”

水奕君嘴裡是這麼說,但臉上冇什麼表情,顯然他對這些事,早已不抱什麼期待。

二人相對而坐,默默吃巧克力。

直到一小碟子巧克力吃完,水奕君才站起身,重新戴上麵具,輕聲說:“我先回去了,幼幼。”

幼兒朝他一笑。

他點點頭,轉身離開。

翌日幼兒照例早起,去見邋邋遢遢的水隨珠。

水隨珠原本正懶懶散散的打哈欠,歪著頭看自己露在鞋子外麵的半截纖細白皙的腳腕,但當她感覺到幼兒身上傳來的氣息後,不由臉色微變,抬眸看向她。

“晉升了?”

“是,四級了。”幼兒語氣輕快。

水隨珠眼底猛地煥發一抹奇異光彩,但很快便消失不見,哼了聲:“還是太慢。”

“不知莊主當年修煉到第四層,用了多久呢?”

“你跟本座比?”水隨珠冷笑,“你出去問問,整個飄雲莊,還有誰能有你這般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