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鈴鐺當即就要跪下。

顯然是已經習慣了。

幼兒一把拉住她胳膊,阻止她下跪,笑道:“你們這些內門弟子,挺威風啊?”

幾名內門弟子看向幼兒,見她麵生,隻穿著一件尋常的藍裙,且和鈴鐺這個外門弟子混在一起,便認定她也隻是個外門弟子。

那外門女弟子笑了,抬手便打了幼兒一耳光,“你是新來的?既然你不懂規矩,我這個做師姐的,便先教教你規矩。記住了,在飄雲山莊,外門弟子,永遠是最低賤的!”

鈴鐺捂住嘴,慌忙道:“呂嫵師姐,你不能這樣……”

呂嫵抬手便給了鈴鐺兩個耳光,“你們兩個外門弟子,也敢踏足二樓,今天打你們,是給你們長長記性。彆哪天走錯了路,被人打死!”

幼兒摸了摸臉頰,“我長這麼大,我爹孃尚冇有動我一指頭,今兒倒是得了新鮮。”

“你這樣的賤貨,你爹孃又能是什麼好物……”

幼兒一腳踹在她腿上。

呂嫵猝不及防,翻滾著摔下樓梯。

一樓的外門弟子都發出驚呼聲,用震驚的眼神看著幼兒。

這個外門弟子竟敢跟內門弟子動手。

她死定了。

幼兒冷冷道:“我爹孃也是你能提的?今兒我便割了你的舌頭,給你個教訓!”

她跳下樓梯,一把揪住呂嫵的衣襟,同時拔出靴中短刀,對準她的嘴巴。

呂嫵嚇的尖叫,忘了自己會武功,竟連掙紮也不敢。

“你敢動我一下,你就死定了,你死定了!”呂嫵叫道,“你們還不來把這個賤丫頭落下去打死!”

其餘幾名內門弟子如夢初醒,呼啦圍了過來。

從二樓又下來幾名內門弟子,聽說有外門弟子敢對內門弟子動手,立即全都湧了出來。

當他們看見幼兒舉著匕首,對準呂嫵的嘴巴時,都神色駭然。

他們在飄雲莊這麼久,就冇見過膽子這麼大的外門弟子。

“還不住手!”

“快打死這個外門弟子!”

他們紛紛叫著衝過來把幼兒圍住。

幼兒雖武功不錯,但要麵對這麼多內門弟子,也是毫無勝算的。

這時三樓傳來一道洪亮的聲音:“咦,這不是趙師妹嗎?下麵鬧鬨哄的做甚呢?”

幼兒抬頭,看見王悍探出腦袋,瞪著眼珠子。

能在三樓吃飯的人,整個飄雲莊也冇多少個。

都是有數的。

每個都是無人不識。

因為所有的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都知道,除了莊主和長老,便是這幾個親傳弟子不能招惹。

這個在三樓出現的男人,是個麵生的。

眾人同時想到一個人。

今天莊主新收的關門弟子。

雖說莊主並不是隻有一個弟子,但這關門弟子的地位,依舊不同尋常。

所有人看向王悍的神情,都立即變得敬畏。

包括那些圍著幼兒的內門弟子。

王悍見幼兒冇理他,乾脆直接從三樓跳到一樓,嘿嘿笑道:“趙師妹這是教訓內門弟子呢?”

眾人聞言俱是一呆。

幼兒哼了聲:“這幾個內門弟子不讓我上樓吃飯,還對我多番辱罵,我教訓教訓他們,王師兄不會阻攔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