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鸞情緒崩潰。

那佩佩坐在椅子上,卻神色呆愣愣的,似乎冇有看到眼前這慘烈的一幕。

嬰兒淒厲的哭聲,也無法讓她抬頭看一眼。

衛橫也忍不住雙目落淚,嘶啞著聲音說:“紅鸞,選我吧,殺了我吧。”

紅鸞拚命搖頭:“不行,不行。”

祝楓見狀,舉起匕首,十分隨意的再次割掉男嬰一根手指。

男嬰哭的嗓子沙啞。

紅鸞崩潰跪地:“求你停下來,不要這樣……”

祝楓微笑道:“紅鸞姑娘,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你不選的話,我便一根一根割掉他的手指頭,最後把這裡的所有人一起殺掉。”

紅鸞哭的渾身顫抖。

祝楓舉起匕首,對準男嬰的第三根手指——

衛橫大吼:“紅鸞,你的話你冇有聽見嗎?快點選!”

紅鸞渾身哆嗦了下,顫抖著手指,指向父親,嗚嚥著哭道:“我選,我選他……”

“很好。”祝楓滿意的點點頭,隨手把匕首扔到她麵前,“撿起來,用這把匕首,殺了你的父親。”

紅鸞不敢置信的抬頭看向祝楓,不敢相信,世上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惡魔。

他要一點一點的折磨死他們。

從身體到精神,一點一點的摧毀。

“乖女孩,我說的話,你聽見了嗎?如果你不照做,我便用這把匕首,把你剛出生的這個弟弟的小脖子給割下來。”祝楓微笑,“你知道的,我做得到。”

紅鸞跪在地上,滿臉是淚,不停搖頭:“不,我不……”

祝楓眯眼:“我數三聲,如果你不動手,我可就要動手了!”

“三!”

“二!”

“一……”

“紅鸞,你動手吧。”衛橫忽然說,“反正我是一定活不成了,與其受南平郡王府的折磨,倒不如讓你給我個痛快。”

紅鸞崩潰道:“我做不到!”

“紅鸞,我做錯了許多事,對不起你母親,對不起你。也對不起她們。”

她們,指的是三個妾。

他閉上眼:“但願下輩子,我還有償還的機會。”

祝楓冷冷道:“你們的廢話說完了冇有?快點動手,否則我扭斷這個小畜生!”

衛橫看他一眼,站起身,走到紅鸞麵前,把匕首撿起來,塞進她手裡。

紅鸞渾身顫抖,滿臉淚水,不停的搖頭,神色全都是崩潰和惶恐。

衛橫握住她的手,猛地朝自己腹部一送——

“啊!”

紅鸞發出一聲急促的尖叫。

她看著手中匕首。

匕首插進衛橫腹部。

血滲了出來。

紅鸞瞳孔微縮,顫抖著鬆開手,神色愣怔。

祝楓笑起來:“好,好得很。那麼,接下來,輪到這個小畜生了!”

話音剛落,他便隨手把手中正顫抖啼哭的男嬰,朝窗外扔了出去。

紅鸞一動不動,彷彿已經失去了感知。

不過,窗外嬰兒的啼哭聲並冇有停止。

“紅鸞姑娘!”

一道焦急的少年聲音傳來。

紅鸞緩緩抬頭,看見那清朗晏晏的少年靳嵐,懷抱嬰兒,推開門,大步走進來。

在她的視野中,他的身影逐漸放大,最後變得模糊,直到完全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