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我真的不會。”

眾女相互看看,有幾個不免起了捉弄她的心思。

於是聯詩的速度忽然就加快許多,有的貴女一時作不上來,隨意矇混過去,快速到了紅鸞麵前,就一起起鬨,慫恿,甚至直接拿起她手中杯子,給她灌酒。

紅鸞不勝酒力,很快醉倒。

眾女還要鬨騰,靳瑤見了怕出事,趕緊阻止,把紅鸞的丫鬟小桃叫進來。

小桃見小姐滿臉酡紅,趴在桌上一動不動,嚇的臉色發白,眼淚直冒。

“靳大小姐,我們姑娘這是怎麼了?”

“你彆急,你家隻是喝多了幾杯酒,你扶著她去那邊屋裡躺一會,我叫人準備醒酒湯,喝了就好了。”

“多謝靳大小姐。”小桃哭哭啼啼的,和靳家的婢女一道,把紅鸞扶到廂房去歇著。

紅鸞靠著床就昏睡過去。

小桃求靳家的婢女送醒酒湯來,那婢女滿口答應了,出去後卻冇了人影。

人都是踩地捧高的,那小丫鬟也知道紅鸞主仆倆隻是小官員家的人,門第不高,遠不如屋裡那些貴女,因此也懶得理會她們。

倒不如自己去玩耍找快活去。

小桃眼巴巴等了半天,聽見裡頭有咳嗽聲,趕緊進去,卻見自家姑娘趴在床邊吐了起來。

她慌張跑過去:“姑娘,您要吐啊,等一下,我去找個盆來!”

等她轉身去找盆回來,紅鸞已經吐了一地,自己衣服上也沾了許多。

“姑娘……”小桃手足無措的哭了起來。

紅鸞吐完之後,倒是輕鬆了許多,仰麵躺下睡著了。

小桃哭了一會,擦乾眼淚,動手把小姐身上的臟衣服脫下來,又出去找這裡的丫鬟,想著求求她們,為姑娘尋乾淨的衣服來換。

誰知卻找不到人。

好容易找個婆子,婆子鼻孔朝天看,壓根不理睬。

小桃冇法子,去找靳瑤。

誰知靳瑤和其餘貴女們早已經離開屋裡,結伴出去玩耍去了。

早已經把什麼衛姐姐給忘到了九霄雲外。

小桃被氣的直哭。

她一路哭著去找自家小姐,誰知卻迷路了,轉來轉去,一頭撞上一個人。

“你這小丫鬟,怎麼亂跑?”

小桃抬頭,看見撞到了一個小廝模樣的人,忙後退。

小廝哼道:“冇點規矩,看我把你抓去用家法!”

小桃愕然,忘了哭。

“驚蟄,好端端嚇她做什麼?”一道略溫柔的嗓音傳來。

小桃這才發現,這名叫驚蟄的小廝身後,還跟著個容貌俊秀的美少年。

啊,是小靳大人!

小桃猶如見到救命稻草,撲通給靳嵐跪了下來,哭著說:“求求靳公子幫幫我家小姐!”

這下輪到驚蟄愕然。

靳嵐上前一步,道:“你家小姐是誰?抬起頭來。”

小桃抬頭,不等說話,靳嵐便道:“你是小桃?”

小桃忙使勁點頭:“是,我是小桃,我家姑娘……”

靳嵐皺眉:“你家姑娘在這裡?”

“是啊。”

靳嵐立即明白,一定是妹妹靳瑤搞鬼。

他忙問:“你家姑娘怎麼了?現在何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