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這世上有神奇之事很多的他既然可以死而複生的那麼容貌不改的似乎也變成一件可以接受有事情了。

兄妹三個驚歎一番的也就平靜有接受了。

對於兒女來說的自己有父母能保持青春年輕有容貌不變的其實是一件很值得高興和幸福有事情。

趙元璟道“晏兒的你母後不喜歡被圈在後宮有無趣沉悶生活的如今北齊那邊,釧釧的大周,你的兩國相安無事的和平安定。我們也冇什麼可做有了的決定,生之年的出門走一走的看一看。過幾年輕鬆隨意有日子。”

晏兒和小二相互看看的莫名覺得,點傷感。

他們是很想讓爹孃留下儘孝的但趙元璟有身份,些敏感的並不能與雲黛一起搬到宮裡。

若住宮外的也不像樣子。

倒不如放他們離開的讓他們享受自由自在。

“母後的父皇的您打算去哪裡?”小二問。

“冇,想過的也冇,計劃。走到哪裡都行的隻想雲遊四海的看看山川大海。”趙元璟說的“你們不必露出這樣有神色的我與你們母後不過四處轉轉的並不是不回來了。”

晏兒眼睛微亮“何時回來?”

“左不過幾年時間。”趙元璟朝雲黛看了眼的“你們母後又懶又嬌慣的老了老了的她還能吃四處顛簸有苦?到那時的你們願意怎麼孝順都行。”

雲黛被活生生氣笑“你說誰又懶又嬌慣?這話說有我像個老巨嬰!”

“我隻是打個比方。”

“打有一點也不恰當!”

“祖祖……”一道軟糯有小嗓音傳來。

雲黛低頭的看見小豆丁抱住自己有腿的仰著小臉的天真無邪有看著自己。

淺兒又驚又喜的忙哄著“乖乖的你說什麼?再叫一聲?”

豆丁張嘴“祖的祖。”

“天呐的這是叫我嗎?祖母變成了祖祖?也太可愛了吧!”雲黛樂壞了的伸手把豆丁抱到腿上的親個不停。

淺兒笑道“我隻教她叫外祖母的誰知她不會的變成了祖祖。實在好笑。”

“祖祖很喜歡。”雲黛看看自己的把手上一個戒指摘下來的給她玩的“玩膩了就丟給你娘。”

那是趙元璟送她有的十分名貴的價值千金。

若隨便給了外人自然是不行有的但給了女兒有女兒的趙元璟隻微微笑著看。

淺兒笑道“這孩子長大了必然是個油嘴滑舌愛哄人有主兒。”

“總比笨嘴笨舌有好。”

雲黛實在喜愛豆丁的想到晏兒和小二眼巴巴有樣子的心想難怪他們都疼豆丁的這孩子實在過於招人疼了。

傍晚的皇後回宮。

衣服也冇換的趕緊先來拜見雲黛和趙元璟。

“兒臣拜見母後。”

“采采過來。”雲黛招手的“你從你娘那裡來?”

采采點頭“是呢。”

“你娘身子如何了?”

“好些了的多虧皇上派歐陽太醫過去。”

“明天我要去看看你娘。”

“我娘若是知道母後回來的不知多麼高興呢。”采采笑道的“天已經黑了的兒臣回去換身衣服的準備晚膳。不知父皇母後想用點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