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暖烘烘的屋裡,看著豆丁的臉頰紅潤起來,雲黛便把她厚厚的鬥篷脫掉,抱在腿上,逗著她玩。

小傢夥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仰臉看看雲黛,又看看趙元璟。

對於趙元璟臉上的麵具,不但不害怕,反而充滿了好奇。

趙元璟便摘下麵具,遞到她手中。

小豆丁抓住麵具,翻來覆去看了幾遍,忽然放到小嘴裡啃了起來。

“這孩子,又亂咬東西!”淺兒好笑又好氣,忙伸手把麵具搶下來,換了個玩具給她捏著。

麵具上已經沾了口水。

淺兒知道爹爹愛乾淨,不由慚愧又內疚。

雲黛拿出帕子給她:“擦擦便是了,自己外孫女的口水怕什麼的。小孩子乾淨。”

“我那裡還好些呢,都是幼兒弄來的。”趙元璟安慰女兒。

淺兒道:“幼兒雖然看著大大咧咧,但心細的很,這些年一直給爹孃添置東西,雖然不是大件,但都是日常必需品。”

“你們姐妹各有各的好。”雲黛笑道。

“爹孃什麼時候回來的?”淺兒倒茶給他們,“雖然聽說了孃親退位的事情,但冇想到你們這麼快就回來了。釧釧一個人應付得來嗎?”

“釧釧很不錯。還有不少人幫著她,冇問題的。”雲黛笑道。

“是,既然孃親放心離開,必定是做好了準備的。”淺兒笑道,“幼兒去哪裡了?怎麼冇陪你們一道來?”

“幼兒幾個月前就走了。”

“走?”淺兒吃了一驚,“走哪兒去?”

“出門闖蕩江湖去了。”

“她還真去了?”淺兒雖然一直都知道妹妹這個心願,但冇想到她一個嬌生慣養的公主,還真的下得了這個決心。

雲黛笑道:“走的可堅決了,眼淚汪汪的。”

淺兒噗嗤笑起來:“是她的性子。”又歎氣,“以她的性子,必定是一個人出的門,是嗎?”

“你說對了。”

“真讓人擔心。”淺兒皺眉,“她哪裡離開過人,從前再莽撞,有人給她善後。如今出了門,彆人也不認得她是誰。若有點什麼事……”

“彆把你妹妹想的這麼蠢笨。”趙元璟說。

“如果我不是生了孩子,倒是想跟她一起去。”

“你不是那樣野的性子。”雲黛搖頭,“你們姐妹倆,註定要過不一樣的人生。彆說她了,連過年也不回來的小冇良心。淺兒,我瞧著你又瘦了些,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冇有,我挺好的。能吃能睡。先前生了孩子發胖的厲害,這半年好不容易瘦下來的。”淺兒笑道,“孃親說我瘦,我可高興了。”

正低頭逗弄豆丁小手的趙元璟抬眸看她一眼,道:“也彆太瘦,瘦脫相就不好看了。”

“女兒心裡有數的。”淺兒笑道,“爹孃,我叫人準備午膳,晌午陪你們喝點酒。”

“行啊。駙馬呢?”雲黛問。

“我差人去喚他過來。”

“雖說你是公主,他是駙馬,有規矩在。但畢竟是夫妻,你也彆總讓他住外頭,便是住住在公主府裡也冇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