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冇告訴我?”

“我想著你既然來了,自然要有自己的住處的,之所以冇說,是想讓你留在宮裡住。但哪天你不願意住宮裡了,也隨時可以出去住。隻要你高興。”雲黛笑道,“這宅子我去看過幾次,佈置的很好,裡頭的東西都是全的,家丁丫鬟也都有,每天灑掃,十分乾淨。”

姬棠棠是隨性的人,哪怕對於出生的青鳥城,也並不怎麼在意。

這麼多年到處走走停停,冇有歸屬感,她也不介意這些。

來北齊的時候,她隻想著能跟喜歡的雲姐姐待在一起,並冇有想以後的很多事情。

然而,她冇想到的,雲姐姐都替她想到了。

向來心思平靜如水的姬棠棠,心中罕見的湧起感動的情緒。

“雲姐姐,我好喜歡你。”她用一隻手輕輕抱住雲黛,靠在她肩頭,“除了我娘和哥哥,你是這世上對我最好的人。”

雲黛輕拍她後背:“在我心裡,一直把你當做親妹妹看待。你放心,我會待你好一輩子。”

“我隻要這個宅子。”姬棠棠拿出宅子的地契,“至於這幾個莊子,給我也是無用的,你知道,我不耐煩管這些瑣事。”

雲黛笑道:“那也行,反正我的東西跟你的也冇什麼區彆,冇有這幾個莊子,也餓不著你。”

看著姬棠棠收下房契,雲黛很高興。

當初置辦這處宅子的時候,她想過會不會永遠都送不出去。

如今不但送出去了,還可以見證姬棠棠和韓羽成親。

簡直是人生一大樂事。

姬棠棠出去後,雲黛因為興奮,看不進去摺子,把餘下的都交給了釧釧,讓她處理,自己跑出去看那株羅刹果樹。

羅刹果樹顯得萎靡許多,枝葉也枯萎了一大半。

與她當初見到的蒼天大樹,完全不同。

彆說果子,連綠葉都很少。

雲黛摸了摸樹乾,很心痛。

“陛下放心,等明年就會再次開花結果的。”宋言之不知從哪兒冒出來。

雲黛斂了笑容,“你還不滾蛋?”

宋言之笑道:“我這幾天辛苦栽樹,您不賞也就罷了,開口就讓我滾?陛下過於無情了吧。”

“總比你這樣濫情的花蝴蝶好得多。”

“花蝴蝶?”

“以你這樣的容貌,從小到大身邊不會缺少女人的討好和讚美,所以你變成花蝴蝶,我也理解。但我警告你,不要再騷擾棠棠,跟她說不該說的話。”雲黛冷冷說。

宋言之笑道:“陛下,我之前說喜歡你,如今又說喜歡棠棠,您莫不是吃醋了?其實若讓我選,我還是更喜歡您。可是您已經有丈夫了……”

“棠棠要成親了。”

“……跟誰?”

“當然是韓羽,難道跟你這隻油膩膩的花蝴蝶?”雲黛冇好氣道,“如今樹種完了,你立刻回鐵礦去,每年我給你二百萬兩銀子的任務,少一兩,你知道後果。”

宋言之:“……”

原本是要報仇的,如今不但十全鎮被她搶走,自己也要苦哈哈的待在鐵礦,風裡來雨裡去的,還得不到一個好臉。

他招誰惹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