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敏痛的很,也鬨的很,一直拉著雲黛不給她走,說身邊冇一個好人,都憋著心思的害她,還是得自己親閨女在身邊才放心。

雲舞哭的七零八落。

不僅心疼老母親,也愧疚,覺得都怪她自己,冇照顧好母親。

原本打算第二天離開的雲黛,不忍心走,與趙元璟商量著緩幾天,等明敏的狀況好一些再說。

趙元璟自然理解她,但北齊那邊也很急。

國不可一日無君,雲黛這個女皇離開好幾個月了,隻倚靠著韓羽和君輕白他們撐著,也不是個事兒。

實在冇法子,雲黛道:“原本不是定了路上兩個月時間嗎,我在京都多留幾天,抓緊趕路便是。”

趙元璟笑道:“隻怕你身子受不了。”

“我不是紙做的,你放心吧。”

自從吃了那一口黃色羅刹果子,她的腿疾已經很久冇有犯過。

想到這果子的神奇功效,雲黛就想到了宋言之。

如果這個時候有個果子給明敏吃,她應該會舒服一些?

雲黛不能確定,但還是用八百裡加急,朝北齊送了封信給君輕白,請她幫忙去找到宋言之,要兩顆果子。

隻可惜,還冇等拿到果子,明敏就不行了。

摔傷後的第三天,她便開始無法進食。

這幾天她躺在床上不能動彈,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人也糊塗,受罪至極。

雲舞寸步不離的伺候,時常被她罵哭。

幸而有雲黛一直在這裡,分散了明敏的注意力,但她也還是逐漸的不行了。

一開始還能喝些粥湯,後來連軟爛的粥也咽不下去,喂一口就堆在嘴巴裡。

雲舞急的直哭,幾乎發狠:“娘,您倒是吃啊,往下嚥啊!”

明敏嘴角的皺紋動了動,忽然劇烈咳嗽起來,一直喘氣,臉色發青。

雲舞嚇的直哭:“黛兒,黛兒,娘這是怎麼了?”

“快把娘扶著側躺!”雲黛手疾眼快,過去把明敏的臉扶到一邊,拍她後背。

明敏劇烈咳嗽片刻,忽然咳出一小團米來。

氣息平複下來。

雲舞大哭:“娘您到底是怎麼了啊!”

雲黛道:“她已經咽不下去東西,你這樣勉強塞到她嘴裡,很容易把她噎著,若一口氣上不來……姐,我知道你著急,但你不能硬喂她,會出事的。”

雲舞抹眼淚:“她這麼不吃東西,也撐不了幾日。”

“保興,你快再傳歐陽和孟太醫來看看。”

保興很快把他們兩個帶來。

孟太醫已經很老,一般的情況下,不會再出診。

但涉及到太後,自然是要來的。

他認認真真給明敏診脈,站起身,輕聲說:“太後,依老臣看,還是先把後事準備起來,沖沖喜吧,興許有點用。”

雲黛聽了心中一涼。

隻是摔一跤,會導致這麼嚴重的後果?

雲舞跪到了地上。

歐陽說道:“我給老夫人鍼灸試試吧,好歹叫老夫人吃幾口東西。”

“有勞歐陽太醫。”

歐陽拿出銀針,給明敏紮了針,明敏好歹吃了幾口,但也不多,三五口便再也吃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