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笑道:“我身邊的人多呢,哪裡需要你侍奉。我讓你進宮,又不是讓你做侍女的。你知道我對你的期待,留在宮裡,跟著韓羽和輕白,好好學習,練武。等我回來,希望看見你有更多的進步。”

蕭釧釧眼圈通紅:“釧釧這輩子,除了母親之外,唯有陛下對我最好。釧釧一天也不忍與您分彆。”

“等開春,我就回來了。”

幼兒騎著馬,見她們站在一處說話許久,忍不住驅馬過來,笑道:“釧釧,你這麼纏著我娘,我可是要吃醋的喲。”

蕭釧釧臉頰微紅:“幼兒姐,對不起,我耽誤陛下時間了。”

“好啦,回去吧。”雲黛拍拍她的手,“雖說我叫你留在宮裡,但過年的時候,還是要回去看看你娘。你們家裡人多,事兒也雜,彆的事情你不必多管。也彆理你爹那些話,有什麼為難的事情,就去找輕白和蕭然她們,她們會幫你。”

“嗯!”

蕭釧釧使勁點頭,扶著雲黛上了馬車。

馬車行駛,她跟著馬車走了好一段,直到徹底跟不上,才慢慢停下腳步。

幼兒回頭看見了,湊到雲黛馬車旁,笑道:“娘,我看釧釧這小丫頭,是把您當娘看了。”

趙元璟側躺在雲黛身邊看書,聞言說道:“你娘是她姑母,說是娘,倒也冇什麼。”

幼兒道:“說起來,小舅母也是心大,自從釧釧進宮,這幾個月過去了,從未回去過,小舅母也冇有進宮來看過她。難道就不想?”

“怎麼會不想呢。”雲黛說道,“但這正是你想小舅母的聰明之處,她知道釧釧進宮是為了什麼,她想讓我把釧釧當作自己的親生女兒看待,那她這個母親就會儘量不出現在我們麵前。雖然想念,為了女兒好,她也隻能忍著。”

幼兒道:“小舅母卻是多心。娘又不是那樣的人,難道還能不許她們骨肉母女見麵?”

“便是我叫她進宮見麵,她也不會來的。”

“這是為何?”幼兒納悶。

“你啊,還嫩的很呢。以後出門自己曆練,慢慢就懂得人心了。”趙元璟說。

幼兒笑道:“那剛纔娘怎麼又叫釧釧回家?”

“畢竟是過年,總不能真的從此讓人家母女斷了關係。若如此,釧釧心裡也該怨恨我了。何況將來這皇位交給她,她還是要和父母家人見麪糰聚的。”

“哎。”幼兒騎在馬背上,歎了口氣。

“你歎什麼氣?”

“人心太複雜了,不,是朝廷,皇宮,太複雜了。我果然不適合,還是孃的眼睛毒辣,知道我冇這個本事應付,所以不把皇位給我。”

“還真不是。”雲黛笑起來,“當皇帝的人,並不見得非要多麼高深的智慧,畢竟真正做事的還是下麵的人。”

幼兒搖頭:“這我真的不行。這麼想來,果然還是淺兒更像娘一些。”

“也不知你是隨了誰。”

幼兒這性子,既不像雲黛,也不像趙元璟。

幼兒笑嘻嘻道:“我誰也不像,我就是我,天底下第一無二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