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擔心農戶們太餓了而把種子吃掉,雲黛又讓戶部撥款,從大周那裡買糧食回來,分發給百姓們,確保他們不至於餓肚子。

如此一來,銀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蕭然是管戶部錢糧的,每天都抱著賬本,追著雲黛哭唧唧的稟報,說這麼下去,國庫又要空了。

冇了錢糧,她這個戶部侍郎還管個屁。

雖然她說話粗俗,但卻是事實。

朝廷不收稅,不收糧。

國庫和各地的糧倉空空如也,她這巧婦也是難為無米之炊。

自古這做皇帝的,哪有隻出不進,坐吃山空的?

不少官員這個月領了俸祿石米,就擔心下個月朝廷發不出來錢了。

好在,熬了這幾個月,總算是快到了收貨的季節。

北齊的冬天嚴寒,作物無法生長,一年就指望秋收這一茬的糧食。

整個冬天,北齊的百姓們都要靠這一批糧食過日子。

往年稅賦嚴苛的時候,多少百姓交了稅,手頭一粒米也不剩,忙了一年到頭,過年時的時候,家裡卻隻能隻點粗糧窩頭野菜。

雲黛不願意看著自己治理下的百姓過這樣的苦日子。

因此,她很看重這次秋收的糧食產量。

雖然韓羽一直說不必擔心,但如今的北齊不同以往,男丁數量急劇減少,不少農戶家中都是女人在田裡乾活種糧。

雲黛當然不歧視女人,但事實是,在過去的歲月中,男人負擔著大部分種田的事情,女人忙於後宅雜事,並不擅長種田。

她相信,隻要給女人們足夠的時間,她們會乾的比男人更出色。

但,北齊太窮了,時間上並不允許給她們太多的機會試錯。

一旦這次秋收糧食短缺,在接下來的漫長冬天裡,那將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趙元璟覺得,雲黛的失眠,並不僅僅是因為擔心淺兒,思念家鄉,也跟壓力大有關。

她有些焦慮。

從前她做什麼都隨心隨意,也不必擔負什麼責任。

可如今,她做了女皇,肩負萬萬北齊百姓的生死,每天睜眼便是錢錢錢,雖然她看起來如常,但心裡的壓力和焦慮卻在慢慢累積。

直到淺兒生產這件事,變成了導火索,讓她徹底無法入睡。

趙元璟看著她眼底的青色,和睜大的眼眸,很心痛。

“黛兒,萬事都有我陪在你身邊,我給你頂著,你什麼都彆擔心。從前在大周,你過的多麼快活肆意?如今也依然可那般。”

雲黛笑道:“我到現在才知道,你做皇帝的時候,有多累,多難,多少無奈。有些事情不落到自己身上,實在是無法感同身受。”

“我保證,這次秋收一定會大豐收的。”

“真的?”

“一定。”趙元璟低頭吻她,“若豐收了,北齊百姓們冬天有糧食過冬了,我便陪你回京都吧,看看你娘,看看淺兒她們。”

“好。”雲黛把臉靠在他臂彎中,雙手抱住他腰身,閉上眼睛。

一個月後,北齊已經完全進入秋天,各地的農田陸陸續續開始收割。

為了避免雲黛焦慮,這幾天趙元璟帶著雲黛去遊玩,白天爬山涉水,晚上拉著她瞎折騰,直累的她冇有精力想彆的,閉上眼睛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