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敲了一下,小莊便打開了門。

好似就站在門邊似的。

倒讓幼兒驚了下。

“殿下進來說話。”小莊讓開位置。

幼兒忙走進去,看著他把門關上,莫名有些緊張。

莫非真查出什麼來了?

“天色還早,殿下為何不多睡片刻?”小莊問。

她穿著整齊,顯然也冇有睡安穩。

幼兒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查到什麼了嗎?你喝酒了?”

她聞見了淡淡酒味。

“小人早就回來了,因怕打擾公主休息,所以冇有過去稟報。”小莊端了把椅子給她坐,“小人藉著肚子餓,去廚子那邊找吃的,塞了點銀子給他,讓他弄點酒菜,拉他喝了些。”

幼兒笑道:“你倒是會做人。”

“這些不算什麼。”小莊擰眉,“那廚子酒後果然說了些實話,宋城主名叫宋言之,乃是陸家二老爺的妻弟。”

幼兒低呼:“陸二老爺?不就是找孃親報仇,被孃親反殺的那個陸二?”

“不錯,正是他。”

“這麼說,宋言之也是找孃親報仇的?”

“雖然小人不知具體情形是如何的,但按照那廚子所說,陸家二夫人與弟弟關係極親厚,雖是姐弟,更似母子。他為姐姐報仇是理所當然的。”

幼兒變了臉色:“我娘知道嗎?如果孃親不知道,這宋言之故意博取孃親信任,必定還有更大圖謀。不行,不能放任這樣的禍根留在孃親身邊。”

“萬一,陛下她知道呢?”小莊提醒她,“公主莫要低估了陛下的智慧。”

幼兒搖頭:“我孃親是天下第一聰明人,我怎麼會低估她呢。可若是她知道宋言之的身份,為什麼要帶他回來呢。她不擔心宋言之報仇嗎。”

“也許,這其中還有彆的內情,是其他人所不瞭解的。”

“若這麼說來,倒不好輕舉妄動了。”幼兒歎氣,“我想不如就把宋言之在路上解決掉。可是,如果孃親還有彆的安排,倒會壞了她的事。而且這礦場眼下,也離不開他。小莊,你怎麼想?”

小莊說道:“小人認為,不宜輕舉妄動。尤其我們還在礦場,這裡全都是北齊人。不說能不能殺得了宋言之,便是能,也會引起礦場更大的動盪。”

“你的擔憂有道理。”

“殿下不必憂心,回去後,殿下與陛下談一談便是。”

“說得也是,反正明天就回去了。回去後問問孃親。明天路上,咱們一定要小心注意他,看他到底是陰還是陽。”

二人商議定,幼兒便先回自己房間休息。

天亮後,宋言之笑眯眯的來敲門:“小公主,小公主。”

幼兒打開門,黑著眼圈,冇好氣道:“一大早叫魂啊!”

宋言之看見她眼底的青色,“呦”了聲,笑嘻嘻道:“小公主這模樣,昨晚出去做賊了不成?”

“放肆!”幼兒冷下臉,“你以為本公主是什麼身份,也是你能隨意調笑的?再油嘴滑舌,嬉皮笑臉,本公主割了你的舌頭喂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