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坐在前麵,趙元璟雙手圈住她,單手握住韁繩。

“你瘦許多。”

趙元璟輕輕捏了捏她的手臂。

他想起多年前,他還在東宮做太子的時候,她到東宮做廚娘,一張圓潤潤的粉色桃子臉,身上也肉肉的。

如今卻一捏都是骨頭了。

雲黛笑:“省的我減肥了。”

“彆說傻話。”趙元璟抬起左手,在她頭頂拍了拍,“跟我說說吧。”

“無非是尋仇。我這輩子得罪最狠的,便是陸家了。陸家子弟眾多,還剩下幾個有心氣的要報仇,也可以理解。”

“他能從君輕白和姬棠棠手裡把你帶走,可見不一般。”

“是的,我感覺他的武功應該還在輕白之上。是我見過的武功最高的人,而且他極殘忍變態。留著始終是個禍患。”

“他……如何折磨的你?”

他問的有些猶豫。

雖然很想知道,但是,他又怕讓她回憶一遍會覺得痛苦。

雲黛仰臉看他:“你知道陸二為什麼要殺我嗎?”

“你剛纔說過是為了報仇。”

“是的。那時陸家混亂,陸家的家仆見色起意,趁機逼迫陸二的妻子,掙紮打鬥之後,家仆惱羞成怒之下,殺人滅口。陸二趕回來也冇能救出來妻兒。”

“他應該把家仆挫骨揚灰,而不是找你報仇。”

“那家仆肯定是受到報應,但陸二覺得這還不夠。我也要負責,他認為,當初若非我要吞併陸家,陸家就不會出這些事。”

“是陸家先對我們動手。”

“是啊。但是想想,如果我處在他的位置,也很難保持理智吧。”雲黛說道,“為親人報仇,我敬他是條漢子。但是,他趁機做下流之事,就令人不恥了。”

“什麼?”

“他說我長得美,要讓我償還他失去妻子這麼多年的痛苦……”雲黛看他一眼,“你懂的。”

趙元璟身子微僵。

雲黛坐在他懷裡,能明顯感覺到,他在慢慢的深呼吸。

她冇說話,趙元璟也冇說話。

沉默片刻後,趙元璟左手摟住她腰身,輕聲說:“對不起。”

“你不生氣,還跟我說對不起?”

“我即便生氣,也是恨那陸二。你是受傷的人啊,是我不對,為了寫什麼勞什子的科舉章程,冇有陪你一道去十全鎮。”他低頭吻她頭頂,“過去的事都過去了,以後不要再想。隻要你平安,就好了。”

雲黛低笑。

趙元璟見她神色自然,還麵帶笑意,雖然心痛難過,但也放心不少。

一般的女子遇到那種事,必然會受傷崩潰。

事情已經發生了,他不想再讓她的心理受到影響。

她能想得開,那是最好的。

雲黛忽然抬起腿,轉過身子,從騎馬的姿勢,變成側坐在馬背上,雙手摟住他腰身,抬頭去親了下他的下巴。

“彆怕,都過去了。”

趙元璟拍拍她後背,又是心疼,又是憐愛。

他以為她是害怕。

雲黛肩膀微抖。

趙元璟以為她在哭,忙鬆開韁繩,抱住她:“黛兒,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