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元璟問:“什麼時候喝的?”

“就前幾天,我去秦王府找小皇叔。我不知道他桌上那是酒,就喝了。還是烈酒呢。”雲黛很擔心。

酒對胎兒會有影響吧。

況且她當時幾乎喝醉,還喝了醒酒湯。

醒酒湯裡也不知都加了些什麼,也不知會不會對孩子有影響。

顧雲黛的心情,一下子落到了穀底。

萬一生出個有問題的……

豈不是害了孩子一生麼。

趙元璟倒是顯得很輕鬆,笑道:“我還以為什麼事呢。不過是喝了點酒,能有什麼問題?以後不喝了便是。”

“可是,萬一對孩子有影響呢?”

“不會的。”趙元璟笑,“你彆太緊張,女子不知道自己懷孕前喝酒,也是常有的事情。哪裡就能都對孩子造成影響了?就說咱們那位皇後孃娘,她可是個豪飲者,懷老四的時候,不知喝了多少酒。你看老四不是照樣好好的?”

“我看四皇子不太聰明的樣子。”

“哈哈。”趙元璟放聲大笑。

雲黛等他一眼,自己想了想,也慢慢平靜下來。

喝都喝了,再後悔也於事無補。

以後注意便是。

若真的對孩子造成什麼影響,她也願意承擔,好好照顧孩子一生。

趙元璟見她眉頭舒展開來,自己反倒板起臉:“你去見小皇叔,竟然還喝醉酒,為什麼冇跟我說?嗯?”

“那會兒你在牢裡呢,我怎麼跟你說。”雲黛把頭靠在他胸口,閉著眼睛,懶洋洋的說道。“再者,我也不是故意的,你小皇叔也不是故意的。彆生氣啦,我好累。”

趙元璟低頭,看見她乖乖窩在自己懷裡,腳步不由放輕,生怕顛簸了她。

他輕聲說:“你太不當心了,自己懷孕兩個多月了,竟冇察覺。若是早一些知道,何至於受這麼多罪。”

雲黛閉著眼睛,說道:“自從你走後,我哪裡過了幾天清閒日子。先是你的陳側妃折騰,然後就是顧雲湘作妖。何況我的月事……本就不怎麼準的,有時候兩三個月一回,也是有的事。我就冇往那方麵想。如果早知道懷孕,我肯定不喝酒,什麼都不乾。”

趙元璟聽她絮絮叨叨,心裡頭覺得很是安穩平靜。

如今雲黛懷孕,事情也解決了,他的心情放鬆下來,這纔想到其他事情。

“剛纔你說陳雪燕是怎麼回事?”

“她是被我算計的。”雲黛倒也不隱瞞他,“我無意中得知,陳雪燕要對晏兒下手,我就將計就計,反而把她算計了。正好劉貴妃掌管後宮要立威,就順手把她送進冷宮了。”

她睜眼看了眼趙元璟,似笑非笑道:“趁著你不在,把你的妃子算計了,你不生氣吧?”

趙元璟低頭在她臉頰親了下,笑道:“乾得好。”

“嗯?”

“國公府已經完了,還留著陳雪燕過年嗎?”

“唔,年都已經過完了。”雲黛看看天色,笑道。

“元宵還冇過呢,不算過完年。”趙元璟笑道,“過幾天元宵,帶你出去看燈會?”

“不想看,怪累的。”

“那就不看。”趙元璟想了想,“既然你把陳雪燕送出了東宮,不如順手把郭良媛也送出去?”

雲黛皺眉:“你說什麼?”

“郭寧,不認識?”趙元璟歪了歪頭,“爺可冇碰過她,與其讓她把東宮當尼姑庵,倒不如讓她出去。”

------題外話------

求月票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