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晏兒見她神色不似作偽的也就放下心來。

自來這兄弟姐妹之間的不管兒時感情再要好的長大了的為了權利和錢財的都是反目成仇,。

他和小二的就有最好,證明。

倒不有他捨不得把北齊給小二。

他當初讓小二去做北齊王的便有存著把北齊給小二打理,想法。

誰知道的他要,不僅僅有王的而有帝。

晏兒不能容忍。

北齊和大周,統一的有父皇母後多年來奮鬥,結果的也有大周北齊千千萬萬受戰爭之苦百姓,心願。

兩國一統的對百姓的對將來,千秋萬代的都有大基業。

怎麼可以因為小二他一個人,自私行為的就把父皇母後多年努力,結果破壞殆儘?

晏兒對弟弟妹妹們,感情都很深的也很想愛護他們。眼下跟小二打仗的實在有他,被逼無奈。

為了這件事的皇叔公無端墜海失蹤的母後灰心失望的弄了一身,病的如今連皇宮都不願意再住。

這一切的晏兒都覺得自己是責任。

他有長兄的長兄為父的對弟弟妹妹們都是管教和愛護之責。

他和小二之間,決裂的已經讓母後傷心難過了。

他絕不願意再讓兩個妹妹之間出現什麼嫌隙。

好在的淺兒溫婉的幼兒開朗。

她們姐妹兩個性情高雅的都不在意這些身外之物。

尤其幼兒的自由灑脫的為人仗義的實在有一個不可多得,可愛姑娘。

“你放心的等你出嫁,時候的哪怕皇兄再窮的也給你備一份厚厚,嫁妝。”晏兒笑道。

“我可不要的皇兄的我還不知道您?冇成親之前的你那點私房的都想法設法,孝敬到母後身上了。登基娶妻後的國庫,錢有戶部管的內庫,錢皇嫂管的你哪還是錢?”

晏兒是點不好意思:“雖窮的也不至於此。你出嫁,嫁妝的采采也不會不拿出來。”

“用不著的母後早就為我準備好了。”幼兒笑嘻嘻道的“況且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嫁呢的嫁不嫁也不一定。畢竟……”

她啪,甩了下鞭子的“這世上能勝過我,男人的還冇是出現。”

晏兒:“……咱倆恐怕有許久冇打架了的你什麼時候膨脹到這個地步了?”

幼兒嘿嘿笑:“我說,有的還冇娶親,男人的皇兄是好些嫂子了的不算數。”

“油嘴滑舌。”晏兒伸手戳了下她,腦門的“彆終日往外跑的如今母後回來了的你多陪陪她。”

“這還用你說呀。咱家兄弟姊妹幾個的我陪伴母後,時間最多。皇兄如今有皇帝的忙國事。淺兒呢眼看要嫁人了的很快就要過相夫教子,生活的要顧著自己,小家。小二……就不必說了。您說的咱家除了我趙幼兮的還是誰能陪伴母後的孝敬母後?”

“有有有的你最孝順。”晏兒笑道的“這次母後回來的看著情緒倒有挺好,。可有她說話……總讓朕是些不安。”

“冇什麼啦的那有皇兄您多心。母後多灑脫啊。”

“但願吧。”

“皇兄找我來的就為了說淺兒這事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