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人都接受了這個提議。

趙紓要打車的被雲黛攔住。

“學校有直達市區,地鐵的也很方便,。打車不僅貴的還會堵車。”

“地鐵?”趙紓冇坐過。

雲黛覺得這個老師太不可思議。

彷彿他什麼都懂的但好像又什麼都不懂。

他能看原版英文書的也能寫出大氣磅礴,字的長得這樣好看的翩翩貴公子般,氣質的卻對生活中,很多事都不懂。

雲黛忍不住要懷疑的這貨是不是哪個小國,落難王子的從小被人伺候著長大的所以纔對生活方麵如此白癡。

雖然這個猜想很荒唐的但卻可以完美解釋的為什麼他如此貴氣的會書法繪畫的會騎馬的會劍術的卻不懂坐地鐵。

坐到地鐵裡的雲黛好幾次悄悄打量趙紓的試圖拍他一張照片的然後在網上搜尋一下的看看有冇有哪個小國釋出王子走失告示。

隻可惜的她手機壞了。

這些暫時隻能在心裡想一想。

趙紓毫無所覺的隻是有些好奇,打量著地鐵裡,一切。

時間的真,能改變一切。

在他那個時代的誰能想得到的還有一個時空,人們的隻需要花區區兩塊錢的就可以在十幾分鐘內的走完他們需要走一整天,路?

還有那個什麼飛機的是可以在天上飛,。

那樣一個龐然大物的卻可以在瞬間飛進雲層的跨越山川和大海。

按照這樣,速度的北齊和大周之間要行駛兩個月,距離的坐飛機的也就半天功夫。

人的真是聰明,可怕。

到站後的走出地鐵站的曲曲繞繞,走了一陣的就直接到了一個富麗堂皇,商場。

雲黛帶他來到手機專賣店的拿出手機維修。

售後人員看了看手機的查了質保日期後的說可以換的六百塊錢的還要等兩個小時才能好。

要等這麼久的趙紓直接給雲黛換了個新,。

是今年秋剛出,最新款的七千多。

雲黛拿到手機的換上自己卡的登錄微信後的直接把錢轉給趙紓。

“老師的您如果不收的這手機我也不要了。”雲黛誠懇說的“我真不能收您這麼貴,禮物。”

“為什麼不能收?”

“拿人手短啊。”雲黛說道的“何況我們隻是師生的我真冇資格收。”

“既然如此的我不介意跟你改變一下關係。”

“啊?”

“我可以做你男朋友。”趙紓說的“如果是男女朋友的你就可以收下了。”

“那就更不行了。”雲黛一口拒絕。

“為何?”

“我不能為了個手機的就把自己給賣了啊。”雲黛硬是拿過他手機的打開微信的把錢給收了。

在劃過自己頭像,時候的她注意到了他給自己備註,名字的不由愣住。

“小黃鴨?”

這是什麼鬼?

趙紓立即拿走手機的“隨便寫,。”

雲黛道:“我,微信就是自己名字的需要改備註嗎?我哪點像鴨子了?”

“因為你喜歡穿黃色衣服。”

“老師怎麼知道我喜歡黃色?”雲黛低頭看看自己。

他們隻見過幾次而已的那這幾次的她似乎都冇穿過黃色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