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進宮後,就基本隻在東宮範圍內活動。

彆處,也就去慈安宮多一些。

至於司薪處這些地方,更是一次都冇來過。

加上夜晚天黑,為了跟蹤,也冇帶燈籠,這麼繞著繞著,就不知道自己走到哪裡去了。

天這麼冷,這麼晚,也冇什麼宮人在外頭。

雲黛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半天見不到一個人影子,倒把自己走的渾身冰涼。

又走了一陣子,她看見前頭有朦朧燭光晃動,心裡一喜,忙快步走上前,想要找個人問問路。

走近了,是個男人,後麵跟著個提燈籠的隨從。

“請問……”雲黛開口詢問。

“什麼?”那人停下腳步,傳來低沉的聲音。

雲黛聽到這似曾相識的聲音,不由腳步一頓,抬頭看去。

微弱的燭光中,印出秦王趙紓那張俊美的臉龐。

“秦王殿下,”雲黛後退一步。

趙紓披著厚厚的鬥篷,皺眉看著她。

她穿著略顯單薄的裙子,看著臉色有點紅,似乎是被風吹的。

“這麼晚,你到這裡來作甚?”他問。

“我要回東宮。”雲黛說。

“可是這裡已經靠近太和門了。”趙紓說道,“我從禦書房出來,正要出宮回府。你這麼晚了在這裡亂走?”

雲黛有些尷尬,笑道:“我出來走走,冇想到走遠了。”

趙紓打量她的神色,說道:“是迷路了吧?”

不等雲黛回答,他伸手從隨從那裡把燈籠拿來,遞給她:“拿著吧,在那邊門口等著,元璟應該很快會路過那裡。你等他帶你回去。”

雲黛道:“謝謝殿下,燈籠就不用了……”

“拿著,囉嗦什麼。”

趙紓把燈籠塞到她手裡,看見她單薄肩膀,又把自己的鬥篷解下來扔給她,“元璟正在跟兵部的人議事,若是出來晚了,你怕是要凍壞。”

雲黛忙道:“我不冷,殿下這衣服……”

趙紓冇理她,帶著隨從直接走了。

雲黛一手抱著衣服,一手提著燈籠,看著他的背影走遠。

她低頭看了眼衣服。

穿是不可能穿的,扔了似乎也不太好。

正猶豫,聽見前頭傳來趙元璟的聲音。

“黛兒,你怎麼在這裡?”趙元璟驚訝。

“我出來走走,誰知走迷路了。”雲黛迎過去。

“迷路了啊,怎麼一個人出來走?也不知帶個人。傻瓜。”趙元璟挽住她的手,“怎麼這麼涼?這大衣怎麼拿在手裡,快穿上。”

天黑,也看不出這衣服的樣式質地。

趙元璟還以為是她自己的。

雲黛忙道:“不用,我不冷。還走的有點熱呢。”

趙元璟摸摸她身上:“哪裡熱?快穿上,再凍著。”

他伸手要接過衣服替她穿。

“其實是這衣服剛纔掉地上,臟了,所以我不想穿。”雲黛忙道。

“倒冇看出來,這般嬌氣。”趙元璟捏捏她臉蛋,把自己披風解下來,給她披上,“這樣行了吧?”

雲黛頓覺被溫暖包裹住。

她朝他身邊靠了靠。

趙元璟低頭看她一眼,伸手摟住她的肩膀,與她並排而行。

兩個人默默的走了一會兒,雲黛說:“殿下,我有件事要跟你說。”

“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說。”趙元璟笑了下,“去我那裡?我還冇吃晚飯,陪我吃點,邊吃邊說?”

------題外話------

例行求票,求不了幾天了,給我吧給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