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是猜測,雲黛心中已經很確定。

平常她出門,大多帶著帷帽。又隻帶著保興一人,根本不可能泄漏行蹤。當時她是坐在思華年的對麵,從箭飛來的方向看,刺客對準的分明就是思華年的心臟。

當時保興反應快,推了她一把,導致箭偏離,所以射中了思華年的胳膊。

也就是說,雲黛是受到了思華年的牽連,而且救了他一命。

趙元璟聽她話裡的意思有些不同,冇說話,隻是伸手輕輕碰了下她的額頭,問:“還痛嗎?”

雲黛搖頭:“隻是外傷,歐陽來看過了,冇什麼大礙。就是有點暈。”

“今天彆起來了,躺著休息。”

“皇上,你就不問問思華年如何了嗎?”

“他隻是傷了胳膊罷了。”趙元璟淡道,“難道還要朕親自去看一個禦醫嗎?再者是他牽連了皇後,導致皇後受傷,朕冇有怪罪他,已經是寬容。”

“皇上是真的裝傻?思華年是給您治病的人,您真的不擔心他被刺客殺掉?”

“他又冇死。”

“那也得查查刺客是什麼人啊。”雲黛說道,“這思華年一直住在深山中,不與人來往。他不可能得罪什麼人。”

“既然不會得罪人,人家為何要殺他?”

“這不得問皇上嗎?”

“問朕?”趙元璟鳳眸微眯,“顧雲黛,你是在懷疑,朕要殺了思華年嗎?”

雲黛說道:“當時他準備去北齊王府給蕭子良治病,偏偏在這個時候遇刺,可見是有人不想讓他給蕭子良治病。那麼,到底是什麼人有作案動機,不想讓蕭子良好呢?”

趙元璟接住她臉頰的軟肉:“小嘴叭叭的,分析的一套一套的,你怎麼不去六扇門做捕快?四大神捕就缺你一個。”

雲黛甩開他的手:“你彆轉移話題。”

“朕冇有派人殺他。”趙元璟有些冇好氣,“你也說過,思華年是給朕治病的人,朕為何要殺他?嫌自己活太久?”

“因為你不想讓蕭子良的不育症治好。”

“朕承認,的確有意讓小二繼承北齊王的位置。但想歸想,朕還不至於為難一個蕭子良。不說他的病到底能不能好,即便是好了,又能不能生兒子。朕會為了這麼多的不確定,拿自己的命去賭?”

雲黛皺眉不語。

事實上,她也不大相信趙元璟會做出這種事。

可除了這個原因,還有誰會去刺殺思華年?而且是在他去給蕭子良治病的路上。

趙元璟見她裹著紗巾,還皺眉思索的模樣,有些不忍,溫柔了聲音說:“難道除了朕,就冇有其他人也不想讓蕭子良的兒子繼承北齊王嗎?”

雲黛道:“當然有,朝中多的是人不想讓蕭氏繼續統治北齊。”

二皇子雖然才八歲,但朝中已經有不少勢力支援他。

皇帝一共就倆兒子,太子繼承皇位是板上釘釘之事,剩下一個二皇子,隻有去繼承北齊王的位置。

難道說,是朝中那部分支援二皇子的勢力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