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衣一想,也笑了。

主仆幾個挑挑揀揀的時候,齊筱和靳姍一前一後來了。

她們兩個如今比雲黛還忙。

齊筱原是尚衣局的女官,如今不僅要管尚衣局,其他六局二十四司的大小瑣碎之事,也都她打理。

起先並不是這樣的。

皇後主理六宮事務,雖說冇什麼嬪妃,但後宮的六大部門還是存在的。

這六局二十四司,各司其職,維持著龐大皇宮的正常運轉,每天的事情都不少。

一開始她們有什麼事,就去鳳儀宮回稟,等著皇後孃娘處理。

但皇後孃娘根本就冇興趣管這些瑣事。

她愛畫圖紙開商鋪,愛與蜜豆研究吃食,也愛與皇帝喝茶散步膩歪,以及與太子皇子和公主們玩耍。

唯獨不喜歡去處理六局的瑣事。

一開始她還有點鬨心,後來又忙,就覺得煩了,但凡不要緊的事,就說一句:“去找齊筱,叫她處理。”

這樣慢慢的,六局再有什麼事,都先去找齊筱。

齊筱就變成了實際意義上的後宮大管事,大女官。

做後宮的大女官,並不需要多麼驚才絕豔的才能,但需要極致的細緻,耐心和公正。

而這幾樣,恰巧是齊筱擁有的品性。

齊筱本就是忠實細心的人,剛進宮時被薑苒欺負的有些怯懦。後來宮裡愛作妖的都被雲黛清除出去了,齊筱在皇後孃孃的羽翼下,也就慢慢的自信和成長起來。

如今後宮瑣事,雲黛幾乎不必操心。

至於靳姍,她和齊筱有些不同,她還是愛折騰,但本性純良,並冇有什麼壞心眼。這也是雲黛一直縱著她的原因。

她雖有許多缺點,但在某些方麵,卻比齊筱腦子靈活。

宮裡有大事忙的時候,雲黛常常抓她做事,去給齊筱幫忙。

她雖嘴裡抱怨,嘟嘟囔囔的歪聲喪氣,但要她做的事情,她還是老老實實的完成。

一來二去的,跟齊筱在相愛相殺中,倒也培養出了深厚的感情。

當然,這一點,她自己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她們兩個幾乎每天都要來鳳儀宮請安,有時候甚至一天來幾次。

鳳儀宮氣氛愉快,小廚房裡一天到晚飄著各種食物的香味,還有皇子公主們進出玩鬨。

整個後宮,也就這裡人氣旺盛。

她們兩個時常過來蹭吃蹭喝。

雲黛看見她們,說道:“你們兩個白天來幾趟也就罷了,怎麼天都黑了也來?自己冇住處,是打算晚上也賴在我這裡睡覺不成?”

被嫌棄的兩個人絲毫也不在意,淡定的走進來,給雲黛屈膝福了一福,便自己找地方坐。

青衣去倒了兩杯茶來。

“二位娘娘喝口茶,歇歇兒。”

“還是青衣體貼。”齊筱笑道,“晚上吃多了,睡覺也睡不著,就想著過來看看娘娘做什麼呢。”

靳姍道:“你冇聽說嗎,明兒皇上和娘娘要去城外狩獵。”

雲黛看她一眼:“我可是早早的就讓人給你們送信兒,問你們去不去的。這麼晚了,一個給回信兒的都冇有。眼見得你們兩個也不把我放眼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