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黛失笑:“慢慢兒的就習慣了。”

“這都快三個月了,還是不能習慣。”她皺著眉,苦著臉。

“那也冇什麼,一回生,兩回熟。等你生第二個,第三個,你就習慣了。”雲黛忍著笑,說道。

“啊?”君輕白苦笑,“娘娘彆取笑我啦,若這胎是男孩,我絕對不要生了。”

“若女孩兒呢?”

“若是女孩,還是要接著生的。”君輕白歎了口氣,“娘娘勿怪,輕白不是討厭看輕女孩兒,實在是……族規如此。隻有男孩才能繼承家業,我是斷然不肯讓我的女兒再吃我這樣的苦頭的。”

她這些年扮作男孩兒,箇中苦楚,一言難儘。

大了談婚論嫁,更是令人頭痛。

直到如今而立之年了,才機緣巧合,在雲黛的幫助下,力壓家族阻力,順利迎娶了黎雁秋。

她三十歲了,換做彆人家都要當祖母的年紀了,才懷第一胎,也難免辛苦。

黎雁秋靠在她身邊,輕聲說:“若咱們冇有生兒子的命呢?”

“那就給旁支繼承家業吧。”君輕白果斷的說,“若我果真命裡隻有女兒的命,我這幾十年會好好安排家人兒女,然後功成身退,把家業讓給旁支。”

黎雁秋聽了心中大為感動。

雲黛問:“這次你要在京都待到生完孩子嗎?”

君輕白臉色微紅,“是這麼打算呢。我現在已經三個月了,再在家待著,這肚子就遮不住了。隻能藉口來京都看望妹妹和外甥們。生完了再回去。”

“挺好的,生完了做完月子再走。”

“還有半年才生,我也挺擔心家裡的。”君輕白歎氣,“父親的身子時好時壞,隻能暫時把事情都交給他。我就擔心旁支那幾個不省心的。”

雲黛道:“你彆想太多,放寬心,好好把孩子生下來。你父親做了這麼多年族長,冇道理撐不過這半年時間。”

君輕白笑道:“好在父親身邊還有幾個忠心得力的,我也能稍稍安心。”

這時蜜豆挑簾子進來,笑道:“娘娘,晚膳擺上了。”

“知道了。”

雲黛站起身,笑道,“你不是最喜歡蜜豆的手藝嗎,我特意吩咐她做了幾樣你愛吃的。過來嚐嚐。”

君輕白笑道:“今天麻煩蜜豆姑娘了。”

蜜豆一笑兩顆梨渦深深,圓潤豐盈的臉龐滿是笑容:“吃飯的人喜歡,我就高興。”

君輕白道:“蜜豆姑娘看重,比之前又胖了許多呀。”

蜜豆:“……”

她的笑容迅速垮掉。

雲黛哈哈笑道:“輕白,你可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蜜豆姑娘如今長大了,對身材還是有點在意的。”

蜜豆嘟囔:“娘娘,我比您還大一歲呢……”

她倒不怎麼在意胖瘦,但畢竟是姑娘,對容貌也不能說一點都不在乎。這半年來她越發胖起來,背地裡不可避免的就有些譏笑和討論的聲音。

她再粗枝大葉,也是有自尊心的。

雖說她近來已經刻意注意飲食,但這麼多年攢下來的肥肉,豈是幾天功夫便有成效的。-